• 采花大盗求婚记

    May 30, 2008

    昨晚,全家人聚集小妹家.吃过晚饭,二妹暗示着说,接下来是不是有什么项目呵?他心领神会.二妹让他去楼下采花,胡乱说跪在楼下求婚.结果他真的去了.外面风好大,妈妈笑着说真去了呵,继而又担心风太冷,冻着这未来的女婿了.妈妈不停在二楼的窗户向下看,终于看到他正在楼下花坛里找花,于是叫他上来.他采了各色的月季,配了一种绿草.

     

    拿着花上来的时候,全家人都出来了,都在客厅里,折腾他,一会让他回答各种问题,一会让他这样那样,他都照办.二妹的宝贝女儿甚至成了导演,教他如何单腿下跪,如何举花求婚.

     

    他们让我站在高高的,接受他的求婚.幸福如同眼泪一向,从心中涌出.闹到最后,妈妈说,"大家安静,我要问一个问题.XX,你们能过一辈子吗?"他大声说:"能!""XX,你能XX过一辈子吗?"我想了一下,说"能".他们嫌我声音小,我只好再说了一遍.在家人的祝福中,我和这个人,真的走进婚姻了吗?看着他那憨厚的表情,真的不知道如何才好.小妹夫说:"以后可能不能象今天这样拈花惹草!"他嘿嘿乐着.快乐总是不期而至.是这样吗?那枚可爱的戒指,他终于当着我的至亲的亲人,颁发给我.从此后,这戒指会一直戴在我身上,直到死.

     

    妹妹说:"我好嫉妒你们!"临走的时候,她们这样说.

    Tag:求婚 杂谈
  • 4月30日的傍晚,天空晴朗。他和我在植物园门口第一次见面。他说错了门,植物园的门太多了。听不到声音的手机突然有声音了。他从来的方向走过来,远远地我知道那是他,走在人群中,那一幕,很难忘记。他带我去吃“那家小馆”,隐藏在山间的一个小店,象是清末的没落贵族开的,有一种说不说的现实与记忆交错的风情。之后不知道怎么,就准备去登玉皇顶。坐在那家小馆的时候天就暗下来了,穿过清代的窗棱,我看到夕阳西下,暗夜四伏,墙上的春宫图,在夕阳中暧昧有余。穿越香山的民宅与叫不出名字的各种绿树,七拐八拐,上了山。就这样,一直到今天,一直有一种把部分魂魄丢在那深夜的山谷里的感觉.我得把那些魂魄找回来。
  • 时间是停止了,还是超速了呢?一而再,再而三的,我问自己.不知道是在梦中,还是真的,一遍遍让自己徘徊在深夜的山谷,以及那条绿荫的路上.灵魂缠绕着什么?寻找着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们终于坠落在那没有积雾的山谷.喜悦,抑或是悲伤,或者还会有更大的喜悦或者悲伤来袭.但不管那是什么,我接受,我愿意,我孤注一掷,从此心甘情愿的,就此坠落.就象那些说过的话,不会再随风而逝,而成为刻骨的记忆,固化成风中的经幡,日暮途穷或者朝阳升起的每一天,岁岁年年,不再有怅惘,不再生出出离的决心和勇气.我有的是毁灭一切的决心,也有的是勇往直前的勇气.陷落是我永远的表情.许多年来,我以为自己,不是在寻找中重生,就是在寻找中坠落.然而,却从来没有想过,在这样一种心碎的时刻,穿越深夜的山谷,象风一样,我遇见了.是哪里来的精灵?你从哪里来,要向何处去?你为何而来,难道只为赴这一场一面之约?

     

    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
    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

    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
    痴迷流连人间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像夏花一样绚烂

    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

    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
    痴迷流连人间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不虚此行呀
    不虚此行呀
    惊鸿一般短暂
    开放在你眼前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要你来爱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一路春光啊
    一路荆棘呀
    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
    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
    -----朴树<生如夏花>

    Tag:杂谈
  • 看那些红以及绿

    Apr 28, 2008

    下午去接儿子。全班都出来了,这小子才蹒跚着走出来,似乎一脸的疲惫不堪。接上他,两个人拖着他的拉杆书包一起回家,边走边聊。儿子总在偷偷看我,看来出来,他心花怒放了快。是呵,今年开年以来,我很少接他。刚开学的时候,他总是偷偷地上学前求我,“妈妈,您今天去接我,好吗?”而我总是忙,有点象借口。上班的地方太远了,平时又东跑西跑的,也的确没时间。难得今天这样在家里,能接他一次,儿子心底里开心,我也特别幸福。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看到卖菜的摊子排了好远。据说前段时间城管赶他们赶得厉害,但是附近的确没菜场,居民们都觉得不太方便,包括我们家。走到附近,才发现,一座三层楼高的京客隆西二旗店马上要开业了,正在外装修。城管赶人的原因自然和这件事不无关系吧。无论什么时候,弱势一直是弱者的墓志铭吧。在这即将被彻底赶走的摊子前,我和儿子商量着买了好多菜,边买菜,我边让儿子算着帐。这小子根本不想算。提着这些红以及绿,我们慢慢往家走。特别疲惫。但因为儿子,我维持着精神。这个小小的男人现在还需要我,坚决不能垮掉,这样告诉自己。看着手中的五彩缤纷,想着今晚的晚餐,以及这小人儿的喜悦,即使再累,我的心里,到底也还是幸福的。
    Tag:杂谈
  • 他的眼神

    Apr 28, 2008

    当我的朋友将这张照片传给我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神,令人心悸。俗世的阳光下,衰老无法阻挡,空洞触目惊心。是在回忆少年时的嬉闹吗,还是在回忆家乡的青草地?没有淡定的从容,也找不到超脱世俗的空灵。这里只有衰老。肉体,任时光冲刷;心灵,任岁月涤荡。什么是岁月不朽,什么是精神长存?我们都不知道。活着的每一天,其实也只是活着吧。无论是否存在信仰,或者别的。生命就是生命,活着是一切,死了万事空。

     

  •     用什么样的笔触,才能够描述出这样的岁月荒凉与形容消瘦?在塔尔寺这样的寺院里,每一个喇嘛都这样,在一个地方长大,生老病死吧。是职业,也是事业,更是使命,无论当初为了什么,不过都是从更为荒寂的地方来到一处新的荒寂,在荒凉的岁月里,守读荒凉的经文,恪守荒凉的教义,度过同样荒凉的人生。他们和塔尔寺一起,生着,病着,死着,老着,一代一代,鲜活的生命和夺目的色彩渐渐枯萎和漫漫褪色,如同经堂里陈列的那些动物祭品,不朽的只是苍茫的天和流转的白云,但一样的是,从1897年到现在,一切的一切,脱不了百年孤独的影子。佛光下的雁杳鱼沉,与世隔绝的寂寥沉沉,说是为了信仰的虔诚与无我,但实际上呢,也许只是为了承袭从古代传下来的一场诺言或者谎言。寺院与佛教是两回事,喇嘛与信仰也不能并为一谈。在所有喇嘛灯枯油尽的生命尽头,等待他们的那一场死去,与所有的离开,究竟有什么区别?这永远是个不解之谜,不得而知。

    Tag:杂谈
  • 孤注一掷

    Apr 28, 2008

    孤注一掷

    从丛林里走出来的时候

    我以为我爱上了你

    于是,我喜悦着接受了他们给我的使命,

    将你高高地,高高地,举起

    就这样,不可救药地,我爱上了你

    连同你头顶,那一片蔚蓝的天际

     

    是这样的孤注一掷

    不再回忆远去的绿肥红瘦

    任生生灭灭的轮回,从此将我抛弃

    为你,憔悴枯寂

    为你,岁暮沉沉

     

    经历了多少岁月

    沧海桑田后的光影匆匆

    我的身体枯萎

    你的容颜破碎

    只有那辽阔的天空

    湛蓝依旧

     

    风儿曾经来过

    鸟儿曾经飞过

    他们都不见了影迹

     

    可是我和你还在这里

    相守相依

    我是你的神话

    你是我的传奇

     

     

     

    Tag:杂谈
  • 水中花

    Apr 28, 2008

    今天不上班。窝在家中,象只蜗牛。手机也坏掉了。前天去泡温泉,手机也顺便洗了澡。我累了,手机哑了,儿子则疯掉了。在北京这样缺水的地方,能有那么多的水,可以身浮其中,感觉的确是享受。我不会游泳,但是我会潜在水下,任四肢舒展,漂浮在水中;有时候也游几下,游出四五米,等受不了的时候,再起来。就这样,我在水里,待了好久。好享受在水中的时光,可爱可哀的世界仿佛走远,只有我,静静地感受着自己,没有恐惧,也没有期待。希望就这样,片刻的时光,也可以。水中的世界,就让我这样沉醉吗?
    Tag:杂谈
  • 我想回家

    Apr 26, 2008

    会议终于结束了。我想回家.我想带着妈妈和儿子,回家,回武汉的家.回去开个小店,卖一点柴米油盐,以度余生.不再有理想,不再有梦想,不再有期待,更不再有幻想.做一个好女儿,做一个好妈妈,从此风清云淡.离开北京,永远离开这里.再也不想回来.我知道这不太可能,但这的确是今晚的心情.有谁能明白?
    Tag:杂谈
  • 一点写作的体会

    Mar 30, 2008

    一直以来,我都喜欢写长句。看看喜欢的几个写手,比如新周刊的令狐磊和三联的舒可文,也是一样。但是最近却发现,短句越来越流行。原因可能是现在的读者阅读习惯已经发生了改变。长句子文章写起来费劲,是典型的杂志写法。而网络和报纸的盛行,越来越多的读者更喜欢短句的快捷理解方式吧。
     
    Tag: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