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恋人之间

    Aug 16, 2008

    爱情总是弥漫着令人不安的气息。我们需要安全感,但也需要激情。我们想要依赖,可是也渴望自由。一个个冲突,永远永远。爱情总是悲伤的,绝望的。诗意而浪漫,总是短暂的,易逝的。是不是,正是恋人之间的背叛与忠诚,吸引与厌弃,才造就了人类爱情的美丽?!
    Tag:恋人 杂谈
  • 这一天

    Aug 13, 2008

    小小的IBM最近受累许多。小小的风扇一直吹着热风。真担心他哪天会突然倒下。才买的一条中南海又快报销了。笔记本的键盘上也有烟灰,清洁了好几次,总还是会不小心弄上去。昨晚上躺床上写东西,不知道怎么,把新床单烧了一个洞。真是心疼。不知道早上LG是不是发现了。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四下里静悄悄。关了冷气。立秋后,天气的确是转凉的趋向。秋天来了吗?至少闻得到秋天的味道了。可是好多夏天的衣服还没有穿过几次呢。还有凉鞋。抓紧时间穿穿他们吧。

    VIMA的朋友娅枝终于上线了,但只打了招呼。看了VIMA发来的博客地址,又是一个才情非凡的女人。VIMA也一样,艺术出身的女人总会有那么一种超乎寻常的淡雅气质。她今天给我发来了她远在国外读书的女儿的照片,和爸爸长得一个模样。这个幸福的女人。


    Tag:情感 杂谈

  • 发电行业需要提升效益的几个环节:
    一、燃料供应环节
    1、与铁路的关系:铁路成本:需要提高的效率有两个方面:时间和空间。
    A、时间:卸煤的时间。
    B、空间:减少火车的装载空间和时间。如卸煤时间慢,煤供应商会将煤运到别处。铁路线是公用的,不可能占用过多时间。这种事一年总会发生几次。
    C、煤放在车上会蒸发,热值会下降。也相当于热量的亏损。

    信息化在其中的应用:1、车号识别;2、称重;3、化验(灰份、热值等的采样、取样等)于、卸煤系统的监控系统(如翻车机的监控,或轮式抓手的监控)
    这一块体现的是提高速度和准确度。

    2、煤的存储
    1)筒仓存储
    2)露天存储
    过程:
    1)搬运:A、监视:皮带的应用-监视运输状态,B、分拣:铁、石头和木头三大块;C、DCS控制系统 D、喷淋:煤运输过程中产生的煤尘,因此需要降尘。煤尘与喷水的比例。
    2)存储过程
    A、分类存储:存储过程的核心问题,按热值或矿别,目的是分仓储煤,根据煤的质量、成份进行分别存储。但是存储的仓没那么多,有的会混放。
    B、放煤:放进筒仓的环节,如何控制不同煤的合理存放。可以用到信息化手段,因为煤的批次很多,如何给煤打标签,是个大问题。

    3、取煤:电子秤、在线分析仪 目的:进入磨煤机
    配煤:取煤需要策略,需要对煤进行逻辑跟踪,即对各种存煤的属性如何知道,要求不是太精确。配合电子秤、在线分析仪(由于这个过程是24小时运行的)以及配煤(短的输送带、分拣设备)策略,用到信息化。

    4、磨煤:磨煤机
    DCS:控制转速和给煤量

    5、管道:送风机,目的:进入预热流程,并吹入锅炉
    DCS:控制设备

    6、锅炉:







    Tag:杂谈
  • 最近接触了几个发电集团,在奥运保电的大旗下,本来就是过敏体质的电力行业愈发过敏。然而,这样一种体质(or体制)的行业,为什么会有一批信息化专家或建设者正在改变过去的信息安全过度主义原则,正在走向信息安全适度主义理论呢?
    Tag:杂谈
  • 不给钱,就咬你

    Jul 14, 2008

    这不是一个笑话,至少是个冷幽默。每年总有一段时间,电网工人都会对几千里的线路进行巡检。有一年,两个工人例行公事,翻山越岭,沿着线路一步步拿着望远镜,象徒步旅行的行者一样,检查每一寸线路的安全情况。这天他们走到一个村庄,觉得有点奇怪,这个村子的路口处站了几个人。走到跟前的时候,这群人围过来,居然跟他们要钱:“给我们每人600块钱,不然不让过。”这是什么事呵,居然有人打劫!两个人很奇怪,但不想给钱。村人于是说:“不给钱可以,那我们就咬你。”接下来,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个村子是个艾滋病村!于是给领导打电话。领导来了,政策水平不一样,用电力法吓唬村人。但是并不管用,人家不买帐,还是坚持要过路费,否则还是咬人。领导没办法,给派出所打电话报警。派出所接到电话,问明情况,说:“怎么又是这样!你们就给钱吧,我们去了也没用,他们可能会咬我们!”交涉很久,没办法,工作第一,无奈之下,给了村人600块钱,这才发了通关大印,放行去也。

    据说这是真的。其实不管是不是真的,几千公里的电网用这种方式巡检,实在有点不可思议。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呢?不过已经有人想到了办法,即用计算机视觉技术结合地理信息系统进行实时跟踪与管理。不管是不是能够成功,先赞一个。
  • 小孩子的梦

    Jul 3, 2008

    夜半,两个人正在写东西,突然听到儿子在讲话,隔着偌大个客厅.看过去,并没有动静——才知道是在讲梦话。儿子和我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梦中人。我们经常早上醒来,轮流讲完自己的梦境,才真正起床。小孩子的梦和大人一样五花八门,大人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小孩子也不例外,甚至更神奇。可能因为常识与知识的缺乏,他们象史前人类一样,用他们自己有限的常识与无限的感觉,投射给他们的所见以更奇妙的幻想。起风了,他们不懂得是大气的对流,但他们可以想象出风神;电闪雷鸣,他们不懂得正极负极,于是想象出雷公电母。大约是这样一种情形。

    弗洛伊德写了一部梦的解析。他认为成人的梦,很多源于儿时的经验与记忆。他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个人决定要回他那已离开二十年的家乡,就在出发的当晚,他梦见他处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地点,正与一个陌生人交谈着。等到他一回到家乡,才发现梦中那奇奇怪怪的景色,就正是他那老家附近的景色,而那梦中的陌生人也是真有其人的——是一位他父亲生前的好友,目前仍卜居于当地。这个梦,当然,明显地证实了这是他自己儿时曾见过的这些家乡人物的重现。同时,这梦更可以解释出他是如何地迫不及待地心悬故园,正如那已买了发表会门票的少女,以及那父亲已承诺带他去哈密欧旅行的小孩所做的梦一样。

    他认为还有一种所谓“经年复现的梦”——小孩时就做过的梦,在成年期仍一再地出现于梦境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医生,他告诉我,他从小到现在就常做梦看到一只黄色的狮子,而那形象他甚至可以清楚地描绘出来。但后来有一天他终于发现到了“实物”——一个已被他遗忘的瓷器作的狮子,他母亲告诉他,这是他儿时最喜欢的玩具,但自己却一点也记不起来这东西的存在。

    还有一种梦,“虽然引发出这梦的导火线,是最近的某种愿望,但那其实只是儿时某种记忆的加强而已。”所以,弗洛伊德说:“ 梦的分析工作越深入,我们就越会相信在梦的隐意里头,儿时的经验的确构成甚多梦的来源。”

    但有一个问题,小孩子的梦从哪里来?会不会很多来自他在母亲腹中的经验和感觉呢?另外一个问题是,很多人都会做梦,但很少讲梦话,或者很少讲那么清晰而大声。儿子就可以。有时候他在梦中还会发火,象和谁的争吵似的,声音很大。如果和他对话,他甚至还能给对上。梦也是奇妙的生命现象之一。我们总是试图解析这些梦境,希望从中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并据发现生命的某种要义。曾经看过一部科幻电影,讲的是利用梦境杀人或者控制他人的故事。这是一个最极端的梦的解析。
  • 今天看到了儿子带回家的学生评价手册,在"你认为自己的优点是什么"一栏,他赫然写到:“没有优点。”没错,他是太调皮,调皮到在校长那挂了号,社会各界的批评纷至沓来.一年,两年,三年,终于令我的孩子对自己没有了信心吗?

    但"他们"不会赢利,因为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会坚强地支撑下去,每天告诉他他是最棒的,最好的,将来一定是个优秀的男人.社会太强大,我决定和"他们"斗争到底.

    调皮是什么?听话并不是一个有意义的标准.成功也只是一味毒药.能够做一个最好的自己,拥有一颗感恩的心,懂得享受清风与明月,有梦想,也会幻想.....也许这才是有意义的人生.

    有一天晚上,我们玩儿子最喜欢的造句游戏.他用"终于"造了一个句子:"天破了,我终于补好了它."拥有如此的幻想能力,拥有这般的豪情,除了欣赏和鼓励儿子,我找不到更合适的做法.
  • 又要回家了

    Jul 1, 2008

    转眼到了父亲一周年忌辰的日子,我们要回武汉去祭拜他的亡灵。去年的那个日子之前,我是另一种生活态度。而过了那一天,一切全都变了。因为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永远再见不到父亲,也从来没有想过,再见到他的时候,是那样一种一生都不可能忘记的情形。

    一年以来,时间不断的证明着,他的确走了,再也不会回来。只有过去的照片,记录着他曾经活在我们的岁月里。今年春天的时候,也象现在这样下着雨,我和妈妈回了武汉,去墓地看望他,给他送了纸钱,还给送了他在妈妈的梦中要的房子和摩托车。我很怀疑这一切和这一切的做法,但似乎也不得不这样做。许是为了心安。谁能知道另一个世界是怎样的呢?死了才会知道吧。

    一家人在QQ群里计划着回武汉的大事小情,衣食住行的一些细枝末节。所有受伤的心,集体回避着父亲的去世这一最重要的环节。生者有痛,死者安知?惟有活着的人相互慰藉。等到我们死的时候,父亲再死一次。

    回家,我们要回家了,在遥远的张公堤下,父亲和母亲的家,那才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家。想念家里的地板,想念墙上的杜甫草堂,更想念阳台上的清晨,遗落在大大小小房间里的欢声笑语,还有那些永远抹不去的悲伤,以及燃烧的香火后面那忧郁的眼神。而我,只能想念,刻入骨间。
  • 周末

    Jul 1, 2008

    举着硕大的油壶倒油下锅的时候,偶然看了一眼灶台上的小油壶,一直空空如也的现在居然是满的。能确定的是,这小油壶不是儿子添满的,也不是我倒的。唯一的人选就是老公。可能的做案时间是前天晚上,欧洲杯决赛的晚上他做了美味的炒饼。那个时候,等等醒醒的我要么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要么睡在卧室的大床上。儿子则早就在他的房间进入了梦乡。

    昨天的晚饭又是该君操戈。傍晚的时候,定做的床单给人送了来,因为做了许多床上用品,我在那里验货清帐,老公一直在厨房里不出来。心里真的有点不踏实。长这么大,象这样等着吃饭的时候,除了母亲和妹妹在,基本上是没有这种待遇的。吃完饭,我又习惯性的跑了。老公严肃地说,饭后就得把碗洗了,否则细菌会来。我同意他的观点,可是一直以来,我都是吃下顿的时候洗上顿的碗。这的确是个不好的习惯。于是去洗碗,这才发现,厨房已经被他整理得一尘不染。

    收拾好后,三个人决定去大妹家串门,带着老公做的煎饺和炒饼。路上又买了半拉西瓜。儿子前前后后的跳来跳去,掩饰不住的喜悦劲儿从他的拧来拧去的小屁股上就能看出来。妹妹家就在隔壁的小区,但敲门的时候她还是有点吃惊。他们一家三口正在吃饭,电视里放着少林寺传奇。吃完饭后,雯雯和儿子表演长江七号的片断,台词和动作,角色分配和表情,都非常出色。小孩子们真的很有表演天分,不得不佩服。十点多了,六口人笑得肚子痛掉,我们才打道回府。

    路上我们玩儿造句游戏。和词语接龙相比,儿子造句的能力应该说一流。但是这个夜晚,小家伙无论如何造句,开头总是,妈妈得了阑尾炎。追着他打,他就躲在爸爸身后,笑得咯吱响。夜已经有点深了,一家人走在小区里,老公扛着妹妹送我们的皮凳子,儿子笑着闹着,在寂静中格外响亮。楼群已经是万家灯火。仰望着高高的塔楼,我知道,在那些或明或暗的密密麻麻的窗子中间,有一扇的背后,是我们三个人的家。真好。
    Tag: 杂谈
  • 儿子又长高了

    Jun 26, 2008

    今天早上送儿子的时候,电梯停了好几个楼层.平时很少遇到这么多人吧,有一点奇怪.儿子站在身边,看着他的小脸,似乎也有点诧异的表情,他冲我眨眨眼.突然发觉儿子又长个了,快到我下巴了.心中一阵紧张.孩子长大了应该是好事.我为什么紧张呢?

    上了车,一路上都在想,他上高中会是怎样,读大学会是怎样,有女朋友了会怎样.....终有一天,他也会抱了他自己的孩子,来看我的吧.那时候,和儿子,当是如何相处?还让拉他的手吗?还象现在可以亲吻他的脸吗?这样想似乎有些不对.是不是我没有学会如何做一个男孩子的母亲呢?现在特别理解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的说法了.因为儿子长大后,不可能象女儿那样和母亲那么亲近吧.等他长大了,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他,想念着他的小时候,抱着他的小身体,那温暖而幸福的感觉,只能在回忆中重温了吧.


    Tag:儿子 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