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潜规则

    Mar 14, 2008

    “潜规则”概念之父吴思:我发现这个词时,心中窃喜
     

    潜规则概念提出10周年了。


    同为传媒人,我敬佩吴思。他采访历史,对视现实,是我们时代罕有的追问者。

    Tag:杂谈
  • 一对老外的爱情

    Mar 14, 2008

    马德里的一对情侣,在从一个洲到另一个洲的旅行中,建立起简单但是牢固的纽带。他们可以住在一个年老古怪的皮革设计师的家里并在酿酒厂找到工作,每天上午5点起床,在满是葡萄汁的酒桶旁一起工作一天,然后在夕阳落满葡萄园的时候双双把家还——像极陶渊明的田园式生活。他们更多的共同记忆,不是来自与金钱、职业、前途等等有关的领域,而是美丽又充满惊险的旅途。
     

    在“成家立业”已经变成“立业成家”的今天,爱情,究竟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据多重的分量?

    Tag:杂谈
  • 关于巫山

    Mar 14, 2008

    像很多代人一样,我对于巫山的记忆始自“巫山云雨”这个词。14岁时,我知道了它作为性的隐喻。它在青春期时孜孜不倦的不断翻阅的《三言二拍》里随处可见。那时候,性仍是禁忌,是少年们成长的困惑与兴奋的主要来源。我记得有那么几年,我一看到“乳房”这个词就浑身燥热,而“巫山云雨”则是所有意向中,最朦胧、诗意的。我忘记了在年少时的那些情书里,是否引用过元稹的诗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多么富有嘲讽意义的一刻,写出这样海誓山盟句子的人,是个滥情公子。
     
    越到南方,人口就越密集,人们在所有可以开垦地方开垦种植,人们发明各种烹饪方法将普通的材料做得味美可口,那热气腾腾的重庆火锅正是集大成者,每次把白菜叶放进红汤里,就经常想起一位外来者所写的:“我非常清楚,中国人的餐饮艺术一直是无中生有的艺术……(他们)试图利用我们不加注意的一切东西”。麻将似乎也是对密集人口的响应,它是一个在最小空间,可以容易最多人的活动之一,它也符合中国人对“静”的热衷。
     
    他们也充满了为了更好的生活抓住每一次机会的热忱……但是,碰到得越多,我越发现最初发现的喜悦感消失了,他们的命运都差不多,经常为自己的生存苦苦挣扎,在巨大的社会变迁感到无力,或是过分投机……近代中国社会的现实状况深深塑造了他们的内心——过少的资源与过多的人口之间的难以消减的矛盾;席卷一切、狂暴的社会变化,除了响应或忍受这些变化,个人似乎别无容身之处……  

    有时,我假装能理解这一切,试图富有同情心的看待这一切。但在更多的时刻,我则被那种空气飘荡的麻木、精神匮乏感到无聊和愤怒……

     

    尽管在所有的国家,真实的历史总与民间传说相互混杂在一起,但是我得承认,我们似乎更有一种强大的能力将两者的边界模糊。我们毫不吝惜的搬迁、拆毁、重建、焚烧,或许是我们的历史遗产实在太丰富,没什么东西,人们觉得值得真正尊重与留恋。富裕起来的中国人,蜂拥而至所有他们想去地方,但他们还没准备好去介意是在真实的遗迹前、还是人造的景观前,合影留念。
     

    我不知这厌倦的原因。可能是城市里的噪音,千篇一律的商场与娱乐场所,那些丑陋的建筑,还有那些不痛不痒、难以深入的对话……我是个拙劣的记者,经常被批评为缺乏对现实中国的理解。在理智上,我也承认,真相和发现经常隐藏在乏味的表面,你需要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的逼近。

     

    摘自《有彩虹桥的巫山》

    Tag:杂谈
  •  这是海子的诗.不是我写的.我的师兄(明明比我小,已经是师兄,却还要我叫师叔的一个人)要我注意知识版权的问题,特此标识.
     
    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前程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个温暖的名字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Tag: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