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了几拍。

    Jul 27, 2011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实是什么也没发生。漫长的事情仿佛有时差,我站在事情的中途,走不出来。
    又象电影中的慢镜头,跑啊跑啊,难到终点。摄影机停不下来。
    个中滋味,如隔夜的辣椒苦瓜,足而劲。
  • 糖果不多。

    Jul 27, 2011

    积郁了什么似的。什么都不能消弥。人愈多,愈沉默。
    走。想走。却不知向哪。
    如何是好。
    想到你。似更寂寞。
    其实没有你。
    梦中也没有。
    人群中也没有。
    听人唱歌。独自闲聊。我和我。
    不再倾诉。
    心肺挖空。

    大段的话,象蒸熟的米饭,没人吃。等了半生似的。
    40几个春夏秋冬过了,当不再有惊讶。不知哪年的一抹蚊子血,还在西墙上。或许房东懒惰。

  • 2010年10月14日

    Oct 14, 2010

    在北京,只要有一套房子,便足以证明你至少是百万富翁;即使房奴,你也算得上一位准百万富翁。公车上,地铁里,大街小巷,哪哪都是张百万李百万真百万假百万。
    Tag:杂谈
  • 风声

    Sep 3, 2010

    有梦的人生更觉寒。因为梦想根本都是打扮了的欲念。
    不求上进的人生又需要资本。但遁世有时为了求生,甚至因为懒惰。
    回归田园有时是装逼,因为买得起地皮,也浪费得起时间。
    慕小农,不喜小资。前者拧巴,后者其实是嫉妒羡慕恨。没一样正常。
    孤独多因不得不。
    要一份懂得,其实只是想为自己开脱。
    懂得自己的那位,往往也懂得别的女人。不如不懂。
    顺其自然原来是最难。
    Tag:杂谈
  • 钟馗

    Aug 24, 2010

    又到鬼节。

    钟馗嫁妹,阎王娶妃,众生回避,生人勿近。

    女人大概都想有一个兄长,远远地看顾,比父亲近,比爱人亲,刚柔得当,真正的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不计较得失,只懂付出,不须回报。再任性,他也会呵呵笑容可掬,最多骂句“你这死丫头”,不会把你怎的。

    然而,多数女人都象黄蜀琴作品《人鬼情》里的戏伶,温情草莽只在戏中,看顾者永远缺席。

    我不信,请了一尊来,让他如影如形。

    忽然想念父亲。




    Tag:杂谈
  • 据说野百合属豆科,现正式更名猪屎豆。

    以前野百合也有春天,现在的猪屎豆呢?



    Tag:杂谈
  • 二则

    Aug 18, 2010

    三毛

    听了三毛的音频,才知道文字多不靠谱,音质如人质,品质的质。多余的话不说了。

    诗人没死,或从良

    忽然想起某一年,诗人死的死,残的残,摇滚也真的滚远了。恨晚生5年。人不聪明难自知,拾了20年牙慧。

    校园诗人的那把吉他,趁琴弦将断变卖给了师弟,不知所终。他写的一箱子诗稿,再也没听他提起,毕业时,他死了。往后走在街头的,不过一堆骨和肉。灵魂没有死,病变为癌,等他死的时候一起成灰成炬。

     

     

     

     

    Tag:杂谈
  • 二则

    Aug 17, 2010

    1、碎念不断,装逼成瘾,直到临死。有人爱说继承遗志云云,是说给死人听的话,活着的没人在意。河南人说“老了”,意思是死了。讳语起初说不得,说得多了,也就不讳了。

    2、刘小儿的篮球教练忽然回家,左一句右一句阿姨阿姨声声夺命。那一个青春逼人的健美帅哥呵。痛定思痛,决心忍痛割爱,再请教练,不找70后就找60后。只但愿他们还跑得动。

     
    Tag:杂谈
  • 看大地震

    Aug 2, 2010

    冯小刚的电影并不叫唐山大地震,只叫大地震.然而媒体和人们说起来,都自觉加上了唐山二字.所以有点不大明白.其实看了一段时间了,但一直没说.媒体和冯小刚讲了很多,甚至暴发了口水站,倒的挺的都有.这令我有些为难,不知道该讲些什么.

    眼泪肯定是掉了,但那种感动并非源于很深的人性震憾,更多源于对于灾难与苦痛的同情与感动.事实如此.当然这一点并不奇怪,我们中国向来缺乏人性关怀,以人为本确实讲了许多年,但以哪些人为本一直是个大问题.

    关怀民生,关注小人物,不是没有人去做,是做得还不够,也难到位.与类似天堂影院、入殓师或香水这样的电影相比,距离还真的不小,甚至不如一些小成本电影来得厚。如果纯粹看灾难片,又不如2012来得真切宏壮。这样的话,听起来简直是批评,但事实如此。

    与六十年前的黑白电影相比,中国电影其实退步得厉害。毕竟,电影技术是否进步,演员演技是否提升,成本投入的多少,都不是决定一部电影是否好看的根本。

    23秒后,内疚了32年,在冯小刚的电影里也可以理解。一是地震那晚睡前的西红柿,二是夫妻二人不在家里,在楼下搞车震,三是压在大石板下,弟弟的声音叫得更响,姐姐没有了声音,且妈妈站的位置看不到姐姐。如果救,当然应该救看起来更有希望的那个。且丈夫已死,要留他的后代根。但故事也就到这了。至于后面的故事,缺乏深沉的戏剧性,子成龙,女成凤,想要衬托32年来失亲女人心底的悲情,其实不大必要这样的做作。看来看去,只觉得一向擅长讲故事的冯小刚这次讲的并不精彩。他到底不是大师,改变不了目前中国电影缺少深度的现状。不过他还是很努力,至少尝试着探索了。

    之所以会失望,皆因对冯小刚期待太多。而期待,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来自过度的商业宣传,是他自己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却没能给出能够满足期待的作品。这是可笑而可悲的悖论。

    Tag:杂谈
  • 城客

    Jul 28, 2010

    时间有容,城乃大。城为池,池是他。如吾之爱,君之客,去之为往。在,或不在,原本无别。一切生老病死,都有一种审美上的美感,唯最好的艺术品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