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了几拍。

    Jul 27, 2011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实是什么也没发生。漫长的事情仿佛有时差,我站在事情的中途,走不出来。
    又象电影中的慢镜头,跑啊跑啊,难到终点。摄影机停不下来。
    个中滋味,如隔夜的辣椒苦瓜,足而劲。
  • 糖果不多。

    Jul 27, 2011

    积郁了什么似的。什么都不能消弥。人愈多,愈沉默。
    走。想走。却不知向哪。
    如何是好。
    想到你。似更寂寞。
    其实没有你。
    梦中也没有。
    人群中也没有。
    听人唱歌。独自闲聊。我和我。
    不再倾诉。
    心肺挖空。

    大段的话,象蒸熟的米饭,没人吃。等了半生似的。
    40几个春夏秋冬过了,当不再有惊讶。不知哪年的一抹蚊子血,还在西墙上。或许房东懒惰。

  • 城客

    Jul 28, 2010

    时间有容,城乃大。城为池,池是他。如吾之爱,君之客,去之为往。在,或不在,原本无别。一切生老病死,都有一种审美上的美感,唯最好的艺术品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