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仙女好榜样

    Feb 15, 2010

    远远看过去,十三陵水库成了一大片冻湖,三三两两的人走在湖面上。转过去不多久,便看到某处山壁上天池两个小红字,墨迹干透了,渗入了山石。恍恍然想起一个人,穿云破雾般一阵空穴来风,白茫茫没有着落处。

    大年初二开车跑到昌平的疯子很多,只目的可能各不相同。妈妈念叨着哪天再专门来一回,她想去看定陵下面的地宫,因为好奇那底下有一座十八层地狱的传说。路过白浮,我倒想起纳兰容若和傅山的字。

    远处的柳条枝看起来黄蓬蓬的,似有思春的迹象。都说这个冬天有点寒,我不大出门,也没有大感觉,但眼看着也要过去了。这句话仿佛有点哲味,深想了不免滑稽,想起过去年画里常有的七仙女思凡图。

    羡慕凡间的仙女通常比较另类,至少不安份,是偷情偷得最感天动地的一族。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她们的一夜情相当于人间的半年,算起来比较合算。但不管多么合算,也还是一夜情,违拧不过天条,时间到了还得乖乖飞天。

    中国有许多类似的小传说,比如以身相许前来报恩的小狐狸仙,趁人不注意才出来做家务的蚌珠精。我有一段情,报了就报了,相当于爱了就爱了,结果是完了也就完了。情缘未了,飞蛾投火一样去了;了了,华丽一转身,挥一挥衣袖,走了便走了。

    美艳的成份多过哀愁,干净,也干脆,是现代女人学习的好榜样。

  • 巴黎。九岁的伊莉萨和她妈妈从中国城搬过来的那天,新邻居、老头朱利安收到一个小小的包裹,一只毛毛虫。没几天,它们羽化成了蝴蝶。伊莉萨的妈妈是个单亲妈妈,不知道每天在忙些什么,经常忘了去接放学的女儿。她只好在公共电话亭边的长椅或附近的咖啡馆等待。有一回,她在咖啡馆又等了多一个小时。来用餐的朱利安把她带回了家。可是她的好奇心太重了,打开了朱利安的密室——阳光满屋的小丛林,飞舞着无数美丽的蝴蝶。气愤的朱利安把她赶了出去。
    朱利安要去远方的山里,寻找一种名叫伊莉莎白的大蝴蝶,伊莉萨偷听到了他的这个计划。刚把家里安排给邻居老太太,伊莉萨却怎么也等不到她的母亲,她一夜没回。无奈之下,朱利安只好带着非要一起去的伊莉萨上了路。
    所有最美妙、最温暖的对话和情节都发生在这美妙的旅途当中。
    伊莉萨的母亲原来是在情人家里睡着了,醒了之后她疯狂地寻找女儿,女儿丢失的消息甚至登了报纸。可是他们还在寻找那只叫伊丽莎白的蝴蝶,大山里他的手机没有信号。一天黄昏,它终于出现了。可却被兴奋的伊莉萨弄跑了。朱利安喝斥了她,自责的伊莉萨不肯回到帐蓬睡觉。朱利安以为她一会就会回来,一个人睡着了,不料次日清晨才发现她掉了一个山洞。
    伊莉萨的母亲和警察们救出了伊莉萨,老头也被以绑匪的嫌疑送进了警察局。事情很快说清楚了,朱利安成了这对母女的好朋友。朱利安这才知道,这位年轻的母亲怀上伊莉萨之后,伊莉萨的父亲便已经去向不明,被家人赶了出来。生活的辛酸给了她巨大的压力,以至于她都不会向最爱的女儿表达爱意。“我以为她知道我爱她?”她说。“如果她知道,我们为什么还要做这件事呢?”朱利安说。
    带回来的伊丽莎白正在羽化,老头和小姑娘一眼不眨地盯着毛毛虫,它从虫卵中慢慢地出来,上了一个树枝,变成了一只美丽的大蝴蝶。朱利安告诉伊莉萨,它的一生只有一天一夜。为了给它自由,他们一起送它飞向了无边的夜空。伊莉萨说:“伊丽莎白会去找谁呢?”朱利安说:“去找她正在寻找的人。”
    朱利安问伊莉萨:“你妈妈叫什么名字?”伊利萨学着当初问朱利安名字时他的口气说:“我没有告诉过你吗?她的名字是伊丽莎白。”

        非常简单、干净、但却异常美好的故事。前面的铺陈给人平淡与静好,后面的转合才骤然给人以巨大而深层的感动。酷爱自然的朱利安找到了他热爱的大蝴蝶,可爱而孤独的小伊莉萨则唤醒了母亲的爱。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Q3NTMxMzI4/v.swf
  • 最后的KAHLUA

    Feb 6, 2010

    放了快一年的KAHLUA终于拿了出来,好在是酒,不那么容易放坏。发过酵,相当于经过一番历炼,保质期反而延长。没有咖啡,只加了点牛奶,味道刚刚好,醇美香甜,只一小杯,微醺如约而至。酒是一位姐姐的赠送,所以不能算买醉。买醉不是什么好词,形同堕落。堕落也不是不好,如果接受不了后果,堕而不落或许是较好的选择,例如今晚的微醺。能接受后果的,太过悲怆。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黑莓貌似坏掉,不声不响。象夜班出租汽车司机,看到的常常是寂寥的街道,稀疏的对白,偶尔上车的人总怀疑他们象来历不明的鬼魅。那些不言语的QQ头像,个个象极了挂在告别室的遗像。过去的对白,只活在消息记录里,不管看多少遍,页页不过是遗言。
    WW说,受伤的女人最脆弱,她们往往会成为酒吧夜店的买醉客,也往往给人乘虚而入。或许故意给人当上,不过想泡走一些不悦,泡出一点喜悦。可我喜欢写字。女人可能天生絮叨,会写字的女人尤甚。庆幸的一点是,她们的方式不过是文字,想看就看,不想看的完全可以看不着。一向佩服倾听者的那一份耐心。所以很怕自己变成话痨,愿意一天天的写了出来,不过是怕招人烦。
    最后的夜晚格外清亮,月色刚刚好,象奶茶一般的KAHLUA。还剩了最后一口,味蕾之间隐约有了一丝喜感的味道。



  • 小关怀

    Feb 3, 2010



        这三个字,我很喜欢,比“我爱你”好。有点象绵密的麦芒,直接扎进最脆弱的眼睛,躲闪之间,转眼起了云翳。比如知道你喜欢吃巧克力,巴巴地买回来,却假装无所谓,随意放在人能看到的地方。你一直不睡,人也在机器上流连,只等到支持不住,才悄悄地上了床。你睡不醒,人便悄悄地起来,弄点吃的,不声不响似等非等。这一类都能统称为小关怀。平淡,甚至有点小冷,但终究还是关怀。须细细品味,才发现之间的细若游丝的淡淡甜。

    我们看似活在大世界中,事实上可能也确实是,但往心内望一望,最终还是活在身边的小细节当中。大事情做起来响荡荡,感触也兀自的放大,但过后总不免感觉到虚无缥缈,因为太大,不容易抓得住。倘若大当中有些小有趣的细节,那么说道起来也才似乎更加津津有滋味。一顿法式大餐饕餮之后,印象最深的却有可能是一道小点上俏皮的红樱桃,或者大盘子边上的一朵小萝卜花。

    享受小关怀的人并非主角,主角是那位给予者,有点象无名英雄。足够体贴和细心才做得到,但往往因之小,较不容易体味到。象工作时有人悄没声放在桌角的一杯水,不过一杯白水。满脑满心忙着做大事,常常顾不上,四目都很不容易相撞。情人之间的火花往往需要电光火石般的效果,人人向往之,却忽略了身边。

    有点象青鸟的故事。走了千山万水,历尽艰难寻找的小幸福鸟,其实一直停在家门口的枝头。天天听它歌唱,听惯了,倒听不见了似的。

    然而现实中的人往往如此。看不见谁给自己叠的衣服,穿的时候它在那,有点过于自然。也看不到买菜时的犹疑,因为不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欢吃这样菜。半夜醒来,有人问你渴不渴。睡得迷迷糊糊的人,一大口自顾饮牛一样下去了,哪顾得上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情,伸出手递过杯子,碰到的手也不会觉得触了电,只想快快再躺下去,赶紧回到梦里。

    不过多数人都还讲点小良心,那些享受过的小关怀,不会那么轻易忘记。

  • Feb 3, 2010

    原来一直以为修炼很难,现在才知道修炼确实真的很难。读多少本菜根谭、金刚经、圣经或者别的什么经传,可能都不如趟一回三昧真火。能平淡,往往激荡过。夜不能成眠的次数渐渐多了,因为不再爱做梦。大约爱做梦的人才最能睡。

    2010年2月2日

  • 煮了白粥好过年

    Feb 3, 2010

    穹顶下的T3,人群嘈杂。刘小儿却突然高兴了起来,不再说不愿意去武汉的话了,象小男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可惜之前的两天白嘟嚷了,浪费了那么多口水。无陪护儿童们给机场的巧克力女人带走之后,我漫无目的地逛了尽一个钟,看看到了他的飞机起飞的时间才坐上了回上地的大巴。我刚进家门,刘小儿在武汉也落了地,他们的飞机晚了点。年却越来越近了。

    有人说,近年情怯。妈妈似乎早就开始了策划,咸鱼差不多腌好了,甚至准备好了压岁钱。妹妹们的女儿们也都备好了新衣,可她们嫌麻烦,不肯试给大人们看。不象我们小时候,简直等不及大人做好新衣服,试穿一次狂喜一阵,年三十晚上一定要提前穿上,睡觉都不肯脱。

    问了下超市,春节照常营业。米倒是不多了,该扛回一袋子。咸菜也要准备一些。煮了白粥好过年。刘小儿不在家的好处很多,至少不用三天两头炖骨汤,也不用每天变着花样炒青菜,也不再有那么多碗要洗。可今天的刘小儿很令人恐惧,他一路上都在唠叨飞机会不会失事,居然特地问了买没买保险。买不买有什么区别,要是他从天下掉下来了,估计他娘也得去找一栋高楼。可九岁半的小男人说,可以用他的赔偿金做成一个假刘小儿,看到它,就仿佛看到他。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汽车正准备驶上八高,小营路口车水马龙,人群穿梭,令人好一阵怔忡。

    刘小儿已经平安降落,大概已经忘了他说过的话。没有刘小儿的家异常沉默,又仿佛更喧嚣。哪哪都是他的书,枕头边上也是,换下来的衣服还堆在小床上。

    洗衣服去。

  • 吉的下一站

    Jan 14, 2010

    秋天到来的时候,帅男人吉终于迎来了他的年假。他假装平静其实不无兴奋地告诉我他要去云南。在他的地理语文里,大理和丽江这些词似乎都着不上笔墨。去一趟实在是太容易了,就象打个的去了某个酒吧。这是独身的好处。守着一份清闲而体面的工作,没事就到处乱跑,没人管,没人问。只是他不想说自己是神仙。

    他可能想说他其实很孤独,甚至夸张一点地说他其实很寂寞。可是他不肯说。他一直倔强地坚守他的独身。他不相信爱情,也不相信婚姻。给他介绍了无数个女朋友,都不了了之。他也许并不缺少女人,只是不肯娶人。我总是恶毒地说他:“你是眼光太高了,还是习惯了独身,再或者有可能某个方面不太有能,说大了也许爱无能。”听到这样的话,他也不生气,嘻皮笑脸地说:“我比神州行还行。”

    而我,其实也只是恶毒的嫉妒。一个人远行,除了徐霞客那一类的,以我的小女人之心,多半男人是冲着艳遇走四方的。他怎么可能例外。虽然他一再否认,以至于越描越黑。其实有什么呀,艳遇就艳遇呗。遇到的无非是女人。喜欢孤独-孤独地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这样的孤独才足够孤独。如果是这样,孤独的走吧,去享受未知的旅程和遇见,只是切记不要花光所有的钱,并且别忘了回家的路,至少手机充足了电。

  • 伤心的厨师

    Jan 12, 2010

    不知道在哪看到一堆搞笑版的小学生造句,其中一句是:我對美食的要求很嚴格,他不能是由一位傷心的廚師做出來的。这个句子越想越好。

    我们吃过无数的饭,母亲做的,姥姥做的,父亲做的,伯母做的,舅妈做的,姑母做的,不知名小店的厨师,连锁店的酒楼师傅,北京饭店的高级厨师,KFC的打工仔,列车餐车上的师傅,飞机上的航空食品,一大早站在风里的剪饼摊西施。。。。。。那一天,雨或者风或者雪,晨或者午或者晚,那一盘或清香或浓郁或难以下咽的,老醋花生米或者清煮蛋花汤或者红烧小猪手,端上来之前,他们是否落过伤心的泪?是用手心擦干的,还是用手背抹净的,抑或只在眼睛里打转,甚至直接干在了脸上,结成了疤?

    他们为什么伤心,是头晚上的恋人吵着要分手,还是前几日的至亲的人离去了他,再或者是被老板骂,思念某个远行的人?而我们,可曾在举起筷子的时候,或者拿了勺子盛了一口汤的当儿,再或者夹了一根菜的某刻,当酸甜苦辣咸袭上舌尖的味蕾时,想过这样的问题?

    也许,在长长的一生中,我们的味蕾品尝到的每一种滋味,都绵延着我们永远都不能知道的悲欢离合。

  • 临行前,我的高中时代的女班长赠的。

    慢摸儿的俺跑了,
     就象俺慢摸儿的来;
    俺较起儿的晃晃手,
     离开西板儿的云彩。
    乖乖你看河膀的金柳
     是后晚黑儿中的新媳妇儿
    水波纹儿里有恁多花里胡哨,
     让我的心痒不及溜的。
    臭腥泥上的狼尾(yi)巴蒿,
     光溜溜的在水底啊(dia)招摇;
    在康河的软水圈子里,
     俺喜欢当一把水闸草
    那树凉意儿下的一窝儿,
     我的哥不是清泉,是顶上虹
    搓碎在水闸草里面,
     沉淀着花里胡哨的梦。
    找梦?拿一根长棍子,
     向黑青黑青的闸草里乱搅,
    俺整满一大船星辉,
     在花里胡哨里胡吼
    妈呀俺不敢胡吼
     慢摸儿是跑了的调儿;
    凑猪儿也为我憋气儿,
     憋气儿是今儿后晚黑儿的康桥!
    慢摸儿的我跑了,
     就象俺慢摸儿的来;
    俺较起儿的晃晃手,
     不拿走一嘎蛋儿云彩。

  • 我爱过你

    Oct 9, 2009

    [俄]普希金1829
    我爱过你:也许,这爱情的火焰

    还没有完全在我心里止熄;
    可是,别让这爱情再使你忧烦——
    我不愿有什么引起你的悒郁。
    我默默地,无望地爱着你,
    有时苦于羞怯,又为嫉妒暗伤,
    我爱得那么温存,那么专一;
    啊,但愿别人爱你也是一样

    Tag: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