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4月25日

    Apr 25, 2011

    浪子回头
    我想有个家。常年四海为家,喜欢在路上,但他偏这样说。

    北京
    北京,挺好。但这不是我家。路过天安门广场时,他说。

    还是香椿树
    他在树上摘,她在树下接着,拿一张花布。应该是头上围着的那条。

    名字
    其实不是她的本名。但人人以为那是她。出现在世人面前的坚强女子,不过是她的画皮。骨子里的那一个,或许比她死得更早。也可能早死了。

    害羞土匪 
    最烦女强人仨字。
    不够辛酸的。因此上,愈来愈对以任何形式养家糊口的男人均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Tag:情感
  • 2011年04月23日

    Apr 23, 2011

    夕阳中的夏威夷
    有人专门写文章歌颂夕阳中的夏威夷。夕阳中的一切都近似乡愁之美。是喜欢的男子转身离去。1秒钟后即是永远,象夜半的鬼影样一点点逼近,无路可逃。闭上眼,再睁开,便是从此以后。

    平安恶毒
    忙过这一阵浮躁,象逐渐抽干了水,深塘下的有些东西露了出来。野心见不得光。见了光的野心即是死期。鬼心眼多的人往往心虚。好在他们脸皮厚,常常平安安的活到死,永不虚度下一轮浑水。

    365里路
    春天早就来了。可到了四月中下旬,依然这么不冷不热。以为这一年的春天很长。而北京的春天一向短。短到近乎无春。今晚忽然唱起了365里路,从少年到白头。眼泪直掉。因为我在我不在的地方?





    Tag:情感
  • 为你而赋

    Apr 21, 2011

    似欠了一篇。欠就欠。
    为你而赋。
    这样的时日尚长久。
    对月而歌。
    一小哭。
    Tag:情感
  • 为你牙痛

    Apr 18, 2011

    拔or不拔?

    其实这哪是问题。只须等到明儿早起儿。

    下巴已然肿了。

    还有刀伤的食指。

    还有。

    心疼多是求来的。

    现在讲话真叫干崩脆。没有了长句的错落与不安。我是一枚贱神。

    为短句干杯。

    这颗无端而能的牙,是不是带着什么听不懂的警示?

    有人说,世上有两种事情不能自拔:一种是牙痛。

    另一种是爱情。

    你,能自拔吗?

     

    为你牙痛。

    不再为你心痛。

    Tag:牙痛 情感
  • 2011年04月06日

    Apr 6, 2011

    南线阁39号院到白广路6号院。
    不远。
    却象走了三天的脚程。
    从哪里到哪里,是回家的路?
    手机找不着了,淹没在行李箱中。
    网络没有了。在别处。我不在服务区。
    孩子睡着了。
    忧心甲醛。
    手掌起了厚茧。
    洗衣机在银行卡里。
    陌生的菜市。
    陌生的24小时店。
    陌生的门。窗。厨房。我的床。
    找不着换洗衣服。
    看得到对面的窗。人影。
    他们看得到我吗?
    疑心自己身材不好。
    镜子蒙了灰,和尘。
    小狗总想下楼。
    他想回家么?
    他的家是一所房子。
    没有门牌号码。

    天气清明,粉红与鹅黄浸透了北半球。从南到北。
    但北京的清明向来少雨。他们不爱掉泪水。

    我也想祭祀。
    为这一颗浪人心。

    故乡的云。不是费翔唱的。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 它不停的向我召唤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 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归来吧 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踏著沉重的脚步 归乡路是那么漫长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 吹来故乡泥土的芳香
    归来吧 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我已是满怀疲惫 眼里是酸楚的泪
    那故乡的风 和故乡的云
    我曾经豪情万丈 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那故乡的风 和故乡的云
    为我抚平创伤
    Music
    Tag:情感
  • 板城烧我心

    Mar 28, 2011

    有山有水有坟头。说的是昌平。从没这样爱过一个地方。直说起那儿曾经有过的恋情,亦觉得遥远,似他人的一段情,于己无干似的。因为有他?
    早上的昌平是一种绵延。云彩欢喜着他们,不离也不弃,在山的身边流连。其实也有风,但风也慢了,怕吹散了他们的恋情。
    板城烧上来的时候,如一味如醇酒的微笑。饮。那些劝酒的声音,其实不是他们说的,是我对我说的。酒量是一种借口,口对心的茫然,心对眼的默读。就那么醉了。哭。睡。
    别人听不懂我的哭声。以为你能。
    睡是死,梦是前生,或者来世。醒是再生,还是回到前世呢?这令我有些许的疑惑,生生死死纠缠得更加不清不楚。但这很假。假当真,或真作假,都是一种欺骗。如果是这样,那就骗下自己,让梦做完,让自己踏实一点。就一点。如刀锋扎在手指尖,只一滴血,山河便已大变。
    想起窦唯的一只歌,人心与情牵。板城烧着我的心,五味打了个底掉的翻,肠子纠缠成乱线团,再也扯不清,理不顺。
    由他去吧。
    今天看到一句话:有胆量,别谈恋爱,直接结婚;有本事,别爱太久,就一百年。
    有人做到了前半句。
    期待下半句。50年也成。
    Tag:情感
  • 免费海风

    Mar 26, 2011

    3月24日

    阳光晴好,天很蓝,微风拂面。想起一只歌,和吻有关。飞了好久,以至于飞过了晴天,于是遇到了阴天的北海。阴天的海也还是海,依然欢喜。唯可惜房间背海,但窗户大开,海风免费。

    3月25日

    想他。想到心疼,比最疼还疼。以为他是一把刀,直扎人心,血滴不停。人群是浮云。我在我不在的地方。这句话引用了一年,总不嫌多,直至忘记了谁的原创。是他为我写的诗句吗?

    那晚的酒不是酒,是一滴泪。

    半夜里做了各种梦。纠缠着爱与痛。其实与爱无关。我和我在一起,不哭。

    3月26日

    一杯牛奶,一杯苦咖啡,几片烤牛肉。一群人的早餐,一个人的窗外。香格里拉打开了通向海的后门,但那里只有他们的后花园,与海之间竖有一道隔墙。海在墙外边,风很大很远,从十万里之外吹过来。离家五百里,有个男人在百度上歌唱。

    以为是想家,其实不是。

    北海的银滩是天下第一吗?不是怀疑它是否得甲,而是完全没有比较,所见有限。以为海就是海,没的可比。至于滩,屋顶的乌。他是爱人。喜欢一定是全部。

    北海的老街在建筑之外,珍珠或者砭石、玳帽或者人群,是生在那里的路人甲。窄长而深邃的摸乳巷,色彩斑驳之前,流离着的暧昧一定隐身着各种规格的悲情小说。站在那里,如同迷失于他的眼神。道光年间深藏着失足者不堪的欢喜缘。手和手纠缠,脚与脚合拢,唇齿相依。他蓄起了须,每一口吻都是别离。镜子知道了太多的秘密,有人诅咒说:“你,迟早会碎裂。”

    有照了千年不碎的镜子吗?

    掩上离开的门,房卡成了一首离情诗,文字说明书并不薄情。前台的面孔全世界一样,他们看惯了过路客的来来往往,每一次分别都是决别。

    候机厅和他们一样。通向飞机的栈桥也和他们一样。经过多少人,走过多少路,他们还是他们,生命轮回一回,他们生一回。一生再生,可总有些什么死了。比死还死些。

    不认得的乘客也是一种伴侣。不管同座了多么久,他们的冷漠或者热情,总还都慰藉了寂寞的旅程。爱陌生人,因为天生相忘于江湖的潇洒,不落一丝尘埃。真他妈的好。

    恨行李带。如同恨路,久久带不来想要的他。

    有人接机。很多人,爱着你的人,或恨着你的人。爱恨交加的人。

    3月27日

    抬头忽然看见一张惨白的脸。仔细一看是我的脸。房间里很黑,笔记本电脑屏幕的光打在脸上,象黑暗中漂浮的头颅。

    从北到南,从南到北。北海到北京,他们永远找得着北。

    只我迷失。

    有人还在餐厅观海。隔窗如隔世。









  • 暗疮

    Mar 21, 2011

    心底里的那些暗疮。。你们可以走了。

    再见。



  • 2时代

    Mar 16, 2011

    1、半夜里看从前写的文字,竟然不大认得。因为完全象在看别人的演出。我在哪里?死了又活了?!
    2、声明一下,我在我不在的地方。爱死这人生,要好好的活到死。给自己承诺下。
    3、去年的去年的去年的去年的。。。。多读几遍,听着象去他妈的去他妈的。骂人是痛快的事,我要学习骂人。
    4、严重怀疑我对我的诚意。
    5、想起小时候骑单车,个子太小,一只腿脚伸进三角架里,只能转半圈,咯噔咯噔完成了童年。有一回从高坡上冲下去,摔倒,一只腿的大拇指指甲盖登时掉了,只连着一线皮儿。痛是当然的。那是武汉的七月天,午后的大马路上四顾无人,烈日炎炎似火烧,受伤的小女孩子坐在太阳底下哭了好久。又象一直哭到现在。
    6、翠萍山。有这样的山名吗?没搜索过,也不愿意。如果有机会给某山命名,希望有人用这个。
    7、又想起七号门的事。有一次问那人,你最喜欢叫我什么,他想了一下,说:“叫你5加2。”随即坏笑。那一年,他22,我20。他实在没经验,忘了在7前加一个“前”字。每回接机,他都会在七号门等。
    年轻时都很2。
    Tag:情感
  • 闻鸡起哄

    Mar 12, 2011

    黎明前,楼下的南线阁街隐隐传上来女人的声音。汽车的车辙走过去,轧得铺路的钢板嘭嘭响,一阵接一阵。窗帘紧闭。窗外是世界,窗内也是世界,你我分明。

     

    早起登上某BBS,忽见人端座冬末雪坝之上,黑白措辞,色彩暧昧,异常完纯而寒冷。这才知每张照片都有温度,每张背后也都躲藏着一双不同的眼睛。摄影者是这个世界光明正大的偷窥者。

     

    又隐隐听到鸡叫,南城仅存的情趣。一声啼接着一声啼,这只尽责的公鸡会不会被人报警呢?噗,桌前镜中的人忽然笑出声来,吓了自己一跳。车声越来越密,钢板的声音不再是单曲,变了重奏。

     

    听不见很远很远处的海啸声,十几米的浪墙奔涌过了没有呢?小小地球有些激动,要重新整理山和水。

     

    楼下的女人终于请来了110,警察说要带走色色。李老爷说,明天去办个狗证吧,1000块钱一年。

     

    刘小儿让我搂着他睡。他说:“亲爱的妈妈,我要你抱着我,直睡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比我有过的所有情人都更甜蜜,温存,也靠谱些。

    忽想起那一日,他从那方走来,走近,挥挥手,笑眯眯地。成为心上人。叶三句。

     

    Tag: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