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个人

    Jun 27, 2011

    过往
    有个人的id叫“当时我震惊了”。在新浪微博上。今天傍晚,站在阳台上,我也震惊了,右侧脑袋翁的一声,象什么东西砸过来,一瞬之间,无数的过往回到脸前。想那些吊兰一定也哭了。

    麦兜的故事
    刘小儿看麦兜响丁当,哭得泪人一般。连看了两遍,哭了两遍。他今天的作文又得了一类,29分。应该高兴才是,我的儿。

    夏天
    长长的夜,这么短促。象早晨的时钟乱了阵脚,一瞬间的忽然里,半个钟消失殆尽。又象那晚的西山上,看山人一声大吼,路上的人乱了阵脚,惊恐中其实现了原形。但有人弱视,原以为只有相见欢。

    怀疑
    越来越怀疑自己的眼光,与判断力。以为是包容,原来只是各种懒得搭理。不禁开始怀疑人生,或者其他。其实多余。睡着时的惊醒,和忽然走近的恐惧,已经明目张胆了吧。

    考试
    因为爱而引生的卑微,其实多么不值。我的数学一天天好了起来,可惜不再考试。一向喜欢考试第一的。

    生日礼物
    “想要什么礼物?”19号儿子生日,当时都忙,只吃了饭,礼物没有。“不要礼物。”刘小儿趴在床上正看ipad里的麦兜响丁当。“为什么?”“我要你们的爱,这是最好的礼物。”抬头看我一眼,他又说:“钱买不到爱。”这话有抽人耳瓜子的效果。

    早三则
    • 网购象不要钱似的。三套麦兜,几百块没了。但愿能早点送货。
    • 无债一身轻。窗外的鸟儿已经醒了。想念昨晚的梦,醒了梦,梦了醒,一整夜如同一部连续剧。看起来更年期快到时,梦也会升级。
    • 想念小布丁。还有,雀巢出的一种小白包子似的冷饮。
    Tag:情感
  • 大幸

    Jun 19, 2011



    2004?2003?想不起来了。但记得很清楚,当时杂志需要放作者照片,编辑部的赵老师特地给我拍的。老太太是一名退休返聘的老编辑,为了儿子出国留学,她一直工作。那时的天充满阳光?回忆是可怕的事,有时断章得厉害。我想我还是挺阳光的女人,因为居然忘记了那么多不好。记性不好,是我的大幸。

    三年又过去了。。

    Tag:情感
  • 掰扯点闲话。

    Jun 7, 2011

    (越野e族贴)

    来e族时间不长。没有太多掰扯资格。可时间不长,也看到了各种人,各种事儿。本也没寄望什么。混一个论坛,哪能就改变了什么,能结交三五好友,去几处没去过的地儿,看看曾经以为在别处的风景,就算比较大的收获了。

    来e族,原因非常简单,在路上不小心出事,给e族保定分队的人救了。路越远,心越近,真切的体会到了。都几十岁的人了,啥没经历过。但也正因为此,这些e族族友的热心肠才格外令人感动。

    但我是个理性的人,相信这世上无大贤,亦无大恶。多的都是些不好也不坏的人。有时你可能赶上了他好的一面,有时不幸,赶上了他坏的一面。无论发生了什么,其实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全盘的否,或全盘的肯定,象小时候看电影,他是好人,他是坏人,这二元论的世界何曾存在过?!

    闲来无事,翻旧时贴。发现很多e族老人许久不来,有些倒是登陆,但不再发贴,回贴都少。个中原由不得而知。这有点象传说中的那句诗: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新人哭呵笑呵一目了然,旧人呢,谁知道他们去哪了,或许在哭 ,也或许在笑。这中间发生过多少事?

    看到有人说这里纯净。忽然想到处女、纯洁那一类的字眼,我都笑累了。我已不知如今是魏是晋。

    待得舒服就待着,待得不舒服点击关闭。多简单个事儿。别总端着,累。纯洁的真的纯洁,放浪的真的放浪?

    可是很多人还是喜欢不管不顾地给人贴标签,是不是他们需要这么做呢?偏激或成见要么出于无知,要么出于恐惧,嫉妒,或其他。给别人贴标签的目的一是为了自己,二也还是为了自己,要么是想站进某个队去,要么是与某个队伍划清界限。这是表明立场的最简单省事的办法。

    为什么活了半辈子的人,还是喜欢象小朋友似的说,他是好人,他是坏人,我要当好人,我不当坏人。横看竖看中国五千年,大贤大恶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出来,立在历史上上下下几千年几百万平方公里或死或活着的,都是普通人。即使有坏人,也不过小奸小坏,占点小便宜,捞点小钱,甚至有的不过是过过嘴巴瘾,鲜有人坏到名留青史,野史也未必记得他吧。

    但我也很怀疑自己,许多人的冒似偏激其实只一种表达方式,那么,他想表达啥呢?懂得和被懂得都相当困难,象一把刀的锋难以逾越。

    所以我相信过程。结果也只是过程。如果还没到进骨灰盒的时候。

    给自己,给别人,留点余地,你好,我好,大家好。

    共勉。
    Tag:情感
  • 点燃的烟经常燎着我的头发。扒拉开来,几根发梢挂着小黑球,细闻一阵,有毛发烧糊的味道。每天都要发生这么几次。我在一点点燃烧自己。如同走在去死的生命路上,眼见着天边光芒浮现,又忽然天大黑,暮色四合,周遭无声,却人影幢幢。人人都不缺少过路客。我和我偶遇,你和你相聚,他和他会面。

    在路上。在酒吧。在客栈。在qq。在博客。在越野e族。各种人。各种事。
    是夜晚喜悦的篝火,也是清晨悲伤的镜子。长长久久的路一绿再绿,远远近近的沙暖了又凉了,眼神如风吹过原野,常常望守着天边的云彩,以及暗夜里的星斗。人常说星光之下,其实那时比黑还黑。灼痛漫长和辛苦的,还是各种眼神。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Tag:情感
  • 早四则

    May 20, 2011

    以为
    贫嘴不是幽默。

    lo4
    太过疯狂=轻佻。所以我是一枚贱神。那么退出。

    恋物
    人人乐爱疯。没有花钱的不是。

    出墙 
    红杏哪出得了墙,多半烂在床上。出墙的多绿杏。她们常常以为知道要什么,却不知青涩会夺命。


    Tag:情感
  • 瘦肉志-第3天

    May 19, 2011

    困了。
    睡了。
    昨晚吃过饭之后才想起来减胖的事儿!
    今晚也是!
    有人故意饭前不提醒我。
    但饭后干嘛还提这茬儿?!
    什么人哪?!一个个的。
    Tag:情感
  • 2011年05月17日

    May 17, 2011



    有人看了照片,说象三毛。其实不喜欢她。有人提起张大奶奶迟暮独终的旧事。三毛走时也是潇洒耍单。我不要这样。
    无论如何我要死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哪怕我不曾爱过你,或你不曾爱过我。

    所以,趁今儿还有一口气,大声疾呼如下:
    哥们儿们都给我好好活着。万一本女子临终前不再有心爱的人,请你一定借给我你的怀抱,千万千万别让我孤独的死去。
    谢谢。

    同时奉劝某人不要提前死去,否则将会再死一次。因为中间有可能气的活回来,但最终还是气死了。

    但我没想到的是,某人很是淡定,他说:“百死成仙”。
    Tag:情感
  • 回家

    May 16, 2011

    傍晚从菜市口的地铁站出来,东南天隐约挂着一轮大白月亮。天还没黑,那条街异常宽阔,又似所有的车都堵在十字路口的三个方向,不让他们向南。这条路通向哪呢?我知道顺着这条路再转个弯,我就能回家。
    这一天我走了很多的路。见了一些人。花了几块钱。说了许多话。但仿佛那个人不是我。
    这里是北京。
    丽泽桥和中关村其实都是外地人的北京。外地人三个字有些刺眼,似有颜色和态度。其实我这里不算,因为自己也是。可我的外地是哪呢?籍贯不是我的外地,出生地也不算。原来我是连另外的地名都没有的外地人。我在这里做什么呢?吃饭喝水洗衣服,养着一个小孩。我给了他籍贯和家乡。我真伟大。
    情绪不好的时候哪都不喜欢。相反,哪都喜欢。没有好地方,也没有坏地方。只有一个人。
    经常武断到变态。


    夜深了。他们上了床。
    没有我的地方。
    将息处。一角沙发。
    以为很好。
    真的很好。
    回家。
    Tag:情感
  • 因为所以

    May 13, 2011

    因为你,所以我。因为冬,所以春。因为喜,所以痛。因为微笑,所以低泣。
    我们都是因果。一天天,一年年,我和我讨论,你和你较真。日子无边,尽头连着尽头。那天晚上风大雨大,我睡在床上,睡成你脸上一道笑纹。你只会微笑。
    挂在后视镜上的耳环正摇摇摆摆。我听过香水的叹息,并不会迷醉,因为你没有任何味道。那时的天多冷呵,加油站边的kfc充满将离的气息。红色的冲锋衣要走了。一切都在冬眠。因为相当于曲终,所以相当于人散尽。
    窦唯还在歌唱。
    每个清晨,我都会思念一个人。耳边响着他的歌。他在唱。他在唱。他还在唱。边走边唱,日有光,月有亮。他站成她的山,云端盛放着一朵什么什么花。
    心头横着把刀。
    因为我,你会更苦。因为我,你会更疼。因为我,你会走得更远。从山北到山南,从河西到河东,一条道没走到黑。
    我属刀,你属肉。
    一咬一嘴毛。路过的路忍不住落泪。缩得更短,九曲回环,再绕不出风景。各种纠缠。一个决断没断,无数决断饮泣中。
    你不给的给了。你给了的没给。你的手伸出来,你的脚停在原地。你的笑在照片上,你的哭在暗夜里。发际绵延着你的海岸线,又走了一万里。
    如那年的冬天,走了很远的路,忽然再走不下去。转山转水,你和你站在原处,我和我成为睡莲。
    因为你,所以你。
    因为我,所以我。

    Tag:情感
  • 养老院见不成了

    May 2, 2011

    路过一敬老院。
    我:“儿子,你将来把我送什么样的敬老院?”
    儿:“不送。”
    我:“那我去哪?”
    儿:“在家。”
    我:“那时你要上班,谁陪我?”
    儿:“你老公。”
    末了他又加一句:“你已经有一老头了,不要再去敬老院勾引别的老头了。”

    Tag: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