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悲从中来。

    Jul 29, 2011

    许多老人和儿女在外地生活。有的退休金一年领一次。拿着某天的报纸拍张近照,用qq、email什么的发过去,财务部门这才把钱打入帐户。
    昨天弟媳妇说威海震了3次,震级倒不大,3点几四点几的样子。末了她说:“我现在每天都在混吃等死”。说到底人人如此。
    2011年7月23日晚8点多,南下的高铁d301追尾d3115,有的车厢甩下高高的铁路桥,有的车厢压扁了,死伤不知。实名制卖的票,铁道部却不肯出具名单,更不愿说出真相,甚至多一点点救援时间都不肯给。人,在权利和利益面前很渺小。
    稀松平常的一天,回家或者出差,即有可能丢掉性命。人人皆危,不敢多想下去。想的多了,恨国无方,恨人无良,恨已无力。似无活。
    早起买早餐,天忽然黑下来,乌云压着城,末日相。城中住着儿女、姊妹、母亲。心紧,腿软。走到家门口,一阵慌乱,鸡蛋掉在地下,幸而是熟的。怕天灾,更惧人祸。
    我说:“走吧,上班去了。”
    妹妹抬头看着我:“孩子们怎么办?”他们一向在家,一起玩儿的。可这刻听了这话,又一阵悲从中来。
    雨。
    一年,走在张公堤上,正要下来,堤下忽然暴雨,倾盆可形容的。堤上艳阳天。四小姐妹站在那里。
    三十几年过去了。似还在站在那里。
    那时总担心洪水。妹妹们都小,万一父母不在,洪水来了,我怎么救她们?父母在又怎样呢?
    怎么救得了她们?
    想了一辈子。




    Tag:动车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