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懒得上楼。

    Nov 2, 2010

    寅时,风雨如晦,平旦出。

    今晚手工课,李老爷带领女徒弟制造了新狗屋,用时近五小时?时时想起父亲修自行车的情景,那时我还小,替他当小工,递这递那。身材长长的父亲嘴里噙着烟,眯着眼睛,时而踌躇,时而惊喜。他们一样都是工程走一步看一步,设计与制造同行。

     

    应该尚未完工,先凑合用,至少结实、美观、实用。

     

    洗衣服。用时多久呢?从来不予计算。或想起许多事,如同洗了一辈子,每一秒又都惊心动魄。这里当然是暗指。博客大巴可以密码访问甚至隐藏,此于我系烦恼。因为本不喜欢藏私自己,如此舍不得这一点得天独厚,不料总成了口实。

    最近一直思想俩字儿。却不得答案,每每陷入泥坑,仿佛将溺之人,又月黑雨急,没有人来。

    今儿却忽惊,原来自己已经错了。风景从来依旧,只是忘了暗语。须时时提示,也须有心人更多耐心与执着。

    却也明知过于执着乃病症一桩,旁人正在佐证。怎不惊心呢?!

    未天黑时想起离骚辞章。许久未曾拜读,他们可有恨意?

    唐诗倒兀自笑了吧,那么多人紧着考试与表情,近人也愈发得意起来。脸皮知厚多少,问路人甲乙?!

    懒得上楼。

    那一只要我命的眼睛,怎么呼地闭上了?这里还有多少风景,难为你舍得。

    为情种一大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Nov 2, 2008
    博客之夜 Nov 2, 2008
    Tag:

    评论

  • 追随到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