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伤心的厨师

    Jan 12, 2010

    不知道在哪看到一堆搞笑版的小学生造句,其中一句是:我對美食的要求很嚴格,他不能是由一位傷心的廚師做出來的。这个句子越想越好。

    我们吃过无数的饭,母亲做的,姥姥做的,父亲做的,伯母做的,舅妈做的,姑母做的,不知名小店的厨师,连锁店的酒楼师傅,北京饭店的高级厨师,KFC的打工仔,列车餐车上的师傅,飞机上的航空食品,一大早站在风里的剪饼摊西施。。。。。。那一天,雨或者风或者雪,晨或者午或者晚,那一盘或清香或浓郁或难以下咽的,老醋花生米或者清煮蛋花汤或者红烧小猪手,端上来之前,他们是否落过伤心的泪?是用手心擦干的,还是用手背抹净的,抑或只在眼睛里打转,甚至直接干在了脸上,结成了疤?

    他们为什么伤心,是头晚上的恋人吵着要分手,还是前几日的至亲的人离去了他,再或者是被老板骂,思念某个远行的人?而我们,可曾在举起筷子的时候,或者拿了勺子盛了一口汤的当儿,再或者夹了一根菜的某刻,当酸甜苦辣咸袭上舌尖的味蕾时,想过这样的问题?

    也许,在长长的一生中,我们的味蕾品尝到的每一种滋味,都绵延着我们永远都不能知道的悲欢离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伤心的厨师 Jan 12, 2010
    绿萝的爱情 Jan 12, 2009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