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须放下?

    Jun 19, 2010

    凡高:牵牛花

     

    有人劝我放下执着。

    我执着吗?执着于什么?怎样才能柔软?不得不承认,的确纠结着一些自己都不甚了然的什么,但却为它所左右。从来的地方来的过往,到去的地方去的现在,几十年里纠缠着的愿望与重重心事,原来以为放下了,其实还在那?!走一路捡拾了一路,风雨交加与和风细雨的本质并没有不同,内心在差异与体验中却逐渐积累以至于结晶,如结石般生在了深不可测的腹中,或许渗入了血液当中也未可知。过低忽略个人历史对个人未来的影响力,结出的恶或善都有可能绽放于生命的所有点滴。

    劝人的这位朋友出身于中国最著名的少年班,年纪很轻时便跻身某知名国企的管理高层。如日中天的一年,他突然病倒了。最初的半年里,他的同事们每天去医院请示汇报,没有他的签字一切都无法运转似的。可到了下半年,来的人越来越少,以至于他不得不打电话邀约。他发现他们很忙,甚至不再有时间接听他的一个完整的电话。他的手机日渐沉默,病房的门即使开着,许久也没有人来。躺在病床上,空洞寂寥的天花板成了他整个的天空。

    或许象他说的,不过一念之间,他忽然觉得自己放下了什么。

    他说:“当你体会到,柔软也能实现执着能实现的东西时,你就放下了,这就是我躺下的顿悟。”

    讲这件事之前的数年,他去美国待了几年,回国后先后出任IT、影视、咨询等领域好几家象模象样大单位的头头脑脑。手机恢复了曾经的喧嚣,从前的故人开始忙里偷闲地不请自来。他学会了笑嘻嘻,也不再计较位置高低,甚至有时只是为了体验某些或许是他农家少年时代期待过的小理想。最近的一次离职原因,他微笑着说他想换个地方去旅游。上海在开世博会,他想去上海待几个月。人生成了他手中的把玩,很有点不务正业的作派,让人无法想象这个玩世不恭的男人曾经做过一本正经的国企高官。

    他的故事象已经完了,似不再期待巅峰,但他的故事尾巴却长得超乎想象,因为未知。象《不见不散》里刘元说的:“这是我的生活方式,跟你说不明白。”他无须别人明白,自顾自走他的路,一路享受去了。

    对于这样的人,我们不能羡慕,也无法嫉妒,更不能效仿。因为这种人存在的意义与价值,只有你遇到他,听他讲故事,之后很久,在猛然惊醒的某一刻,才会顿悟,——原来还有另一种人生的路可以走。如他所说,换一种柔软,也能拿到想要的拥有。放下执着这四个字的核心在于放下二字,这不是简单的放手或者扔掉,还有更多层次的深意,比如有容乃大,比如厚德载物。移花接木,移形换影,改善一个角度,倒退半小步,如此这般完成一次人生的穿越。说时容易行时难。

    眼前的现实是,我们都回不去了。即使强勉着回了,也不是真的回,不过走向另一种未知。再向未来的阻力自然会不小,对于见识,认识,知识甚至常识,甚至胸怀、境界、人格,判断与决断能力都将是更为严格的考验。但这是当下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的利器。

    要怎样的放下,才可以再上这样的层楼?!可是,如果已了然,又何须放下放不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幸 Jun 19, 2011
    生快!my boy! Jun 19, 2011
    何须放下? Jun 19, 2010
    最后的底限 Jun 19, 2009
    结婚记 Jun 19, 2008
    Tag:

    评论

  • 其实很简单。
  • 永远,我们回不去了~而放下,又真的说来容易做来难。
    中国电力推荐。
  • 祝福sophia,希望神会告诉你,希望神能够让你我相通,知道我对你感恩的情谊,知道我对你的祝福,祝福你能够如愿以偿,祝福你能够因世俗追求中的满足而有一份快乐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