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h,my today!

    Jul 22, 2009

    晚上接到妈妈电话,问我是不是知道日全食,警告不要戴墨镜看,报纸上说会伤到眼睛,并让转告她外孙。老太太说武汉的报纸、电视天天在说这个事,楼下就有看日全食的眼镜卖,早就买好了云云。晕,看来五百年一遇的日全食的确心动了全地球的人。

    我一直没把这当回事,今天北京晚报说有人专门选了从成都到上海的航班以便追日观赏,心下还认为这有点太疯狂了。看来是我太不关心世事了。也许明天真的应该看看太阳。不过还是没搞明白,彼时站在中间的到底是太阳还是月亮,或者地球?想一想,突然发现自己在地球上住了快四十年了,但好象对地球没什么感觉。

    但也不全是。今天下午和老公一起去北清路办事,一路上车少人稀,绿树成行,道路也异常宽广,不象在北京。可以肯定这就是我心中的地球,至少是局部地球。热爱自然往往是一句空话,许多人心中的热爱自然不过是到处去踩踩地球看看地球,因为地球本身是人类自然的绝大部分,除了头顶上的天空外。日全食当然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好些事不能多想,一想就复杂了。

    去北清路的路上路过一条河,河有些太直,估计是人工挖出来的,两岸杂草异常茂盛,芦苇布满了河岸。坐在出租车中一晃而过矣,看得并不真切,但印象非常深刻。就在那一恍惚之间,我想象着走近这小河,站在芦苇丛中,大概会有蚊虫叮咬,这一想就有点泄气。来回的路上还看到大片的荒地,大得不可思议,似已经被人买下,但并没有开工盖房子,也没有种点什么,所以野草丛生。

    也许以前是耕地。永丰这片地方目前已经是中关村创业园的一部分,航天城坐落在不远处,还有许多不知道的大大小小单位隐匿其间,比如用友软件园、北京应用物理和计算数学研究所等等。这儿有点不太象北京,宽阔的公路上机动车飞速奔驰,人少得可怜,很难遇到一辆出租车。绿化非常好,只隐约看见园林工人样的人影在树丛间活动。估计如果有人抛尸于此,也得好些时才能被警方发现。最近破案的片子看多了,冷不丁见到似乎荒野的地方总不免有些胡思乱想了。

    依然听得到心的碎裂。要过多久才能真的好起来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越是有人爱,越是脆弱吗?今晚老公找到一部美国电影《回到17岁》,近乎荒唐的故事却让我更加的伤感。我试着想了一想,如果有机会重新开始我的人生,我是回到9岁好还是19岁或29岁更好?似乎9这个数字和我格外有缘?有点晕头转向,尤其是老公带着我在阳台上转了若干圈之后。

    今天其实应该纪念一下。或者是19号?其实哪一天可能都不重要,但今天的确有些不同。女人是如此的要命,有时候会中蛊般迷恋于某种表达方式?我尤然?天晓得。不过让我记住今天吧。我爱这个日子里发生的一切,一切的一切。日全食,北清路上的小河,近乎荒原的大地,回到过去某个时刻的幻觉,以及给爱人抱着旋转的眩晕。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