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国的那一批文学女老年

    Jul 20, 2009

    有好几本书都没看完,例如杨绛的我们仨;有一本甚至找不太见了,张爱玲的同学少年都不贱。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读这本我们仨,我都想起同学少年都不贱,有时候也想起很多年前读过的围城。那本围城仿佛是盗版,错别字很多,很影响阅读本身。不喜欢盗版书。

    为什么会买这本我们仨?就象为什么会买那本《往事并不如烟》?其实都是念念碎的诉说,从民国走到现在的文学女老年,自以为一代名老精神贵族,絮絮叨叨那点儿隐藏着清高的孤傲,怀念着她们的青春,在国家的几度创伤中度过的,所谓爱,所谓家,所谓国。都是张爱玲的同龄人,另类的身体写作,不象现代女性那么胆大妄为地写,不过张爱玲是个意外,如《小团圆》。据说林徽音也有写,不过还没读到,零散的见过她的诗,倒比冰心丁玲多一些质感。冰心和丁玲后来倒是没什么好作品,以前也没有过什么好作品,然而大约终于失语了。

    前些时上演的梅兰芳电影扯出来的孟小冬,让人产生了一点人肉搜索的兴趣,但想来世人更关心的是她的情爱传奇。象上述女人一样,她们的痛,就是让人感到兴趣的传奇。这动荡的一百年间,女人象战火或封锁线上的一点点玫瑰红,她们的情爱传奇是历史的另一面的线索吧。比如那位举世闻名的第一夫人。谁知道她到底怎么回事,被妖魔化得已经找不出她的真面孔了。

    无论哪一部历史,女人总是站在帘幕的后面,身影隐约可见,都很难看到她们的泪痕。即使写了出来,如杨绛,也总是象PS后的发黄的旧相片,假得狠,不经意间老是冲出一股子发霉的自恋味道。她们活在他们的过去里,否定一切的当代,连带着把自己也否定了一个透心凉。她们象旧时代的名伶,演的戏多了,自己也成了一场戏。象某种患了妄想症的女人,终于成了她的戏中的女主角。厚重的帘幕后,她们掀起一角,望着舞台下的观众,兀自地笑了,异常诡异。

    讨厌她们。讨厌这本我们仨。象过去时的陈旧的谎言,话本的历史,不过在塑造一个理想的她们自己。尤其不喜欢杨绛。家庭妇女再沾上点儿知识分子的味道,简直能刻薄成毒舌妇的N次方。以前曾经艳羡过她和钱氏的爱情婚姻家庭,现在只觉得滑稽可笑。不过也得出一个郁闷的结论,那些冒似美满的所谓高知的婚姻,其实无不仰赖于他背后的那位高级保姆,最搞笑的是她们都自以为那是伟大的爱情。倒是有些好奇胡博士,他平时都和他那被无数知识女青年笑话的大字不识的乡下老婆说些什么?!可是他就是不背叛她,哪哪都带着她,气死了多少胡博士的高级知识分子女粉丝,她们都自信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他倒是从来不担心她们为他自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忘不了。 Jul 20, 2010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