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逝去的交集

    May 28, 2009

    SZG在QQ上留言(还是手机QQ,他随时随地挂在上面):“你好扫兴,大家都知道你会来!”真是抱歉。5月30日是我老人家的生日,是端午休假的最后一天,头天下午(29日)儿子有重要的课,这些都是不能回武汉参加高中同学毕业20周年聚会的理由吗?据说会有50多位,以原高三一班为主,其他三个班为辅,他还特别说明,其实我也知道,高三一的大部分同学来自分班前的原高一二班,也就是说,聚会中的绝大部分都是我的同班,甚至班长也是老班长,好不容易由从美国回来的一个化学博士(同门同届中成就最高者?)。

    可依然不能说服自己,花两到三天的时间往返于京汉?见一堆二十年未谋面的熟悉的陌生人?的确,其间有几个当初曾讲过一句半句话的呢?绝大部分没有任何来往,即使三年同处一个教室,甚至同处一个宿舍,当时是陌生的熟悉,过了20年,也不过是陌生的熟悉,没有本质的分别。更何况,一校一世界,一班一社会,暗涌之下的种种流言与情愫,却是这样的清晰和疑惑,旧时的好和不好的感觉,从来都不可能真的改变,见了倒不如不见。

    高三的同班D和Y、R是当时唯一真的姐妹般的朋友,她们一直在身边,无须借一场同学聚会方能谋面的,更何况她们也不想去凑这一场所谓的二十年的热闹,那时候不着一词的我又何必跑这一趟劳民伤财。其他的几个男生,也不过是坐在前前后后的同桌,帮着买过饭票挤过食堂借过笔记的,他们几个向来也不是聚会的堂上热门人物,啥时候有机会就能见。在这么多人相见的场合,几个人开小会并不是好事,索性还是不去吧。至于其他的人,或有三两都是当时的校园小世界的知名人物,仰视才能见的名流,现在要以依然草民的姿态去朝拜不成?

    不过是这么点儿的小心思,猥琐得无法启齿,既然如今都还自卑到了极致,那么索性不去罢了,但心中又觉不爽。因为也有好奇,20年了,他们都怎么样了,无非发达的发达,得意的得意,不太得志的,恐怕也不太热衷于相见欢。人人都有点儿虚荣,也真的念及同学少年时,因为都老了,年近四十年,没有人不感叹。一群人聚在一起共同怀念青春吗?同学聚会也不过如此吧,之后呢,又怎样,落了片大地真干净,他还是他,我还是我,象多了个网友,MSN上增加了更多的上线人数,有一搭没一搭的天涯比邻,不知道有何意义。

    可是我想要什么,要什么意义呢?也想不大出来。小人常戚戚,说的大概就是这种心态。想此刻,按照预定的日程,想这帮同学大概正在吃喝唱念,我的内心有些许的惘然。没有去,也还有遗憾。毕竟拥有共同的记忆,虽然各人记忆里有各人的光亮,但总还都有交集。不过是贪恋那一点儿青春的交集吗?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