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端邪说?

    May 22, 2009

    北京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昨晚的雨,不过是厨房玻璃上的几十滴雨点子,象头天晚上花洒的泪,第二天太阳一出,便只剩了点点的泥水污渍,一个该擦玻璃的信号。温度却突然降得很低,带着点儿秋天的凉意。夏天的灼热里一定酝酿着下一季的冷秋,热到冷的过度一向如此,而且不止是季节,什么事都这德行。

    一直都很奇怪peter的个性,他似乎不喜欢竞争。然而玩游戏、下棋却都输不得,又当如何解释?这些时他玩儿网上滑雪,每次都得第一,和同学、妹妹玩儿的时候也当仁不让。和他讲,能装输,让他们高兴,那才是大赢家,他也还是不想输。既然如此,他应该很有竞争意识。那为什么在学校不呢?他同学RCH成绩好,他说起他的时候充满夸赞和羡慕,并不觉得他不真心。

    是不是在现实中太失败,于是在网络的虚幻中找到了自信呢?因为这个所以喜欢网络游戏?没准。如果真这样,这倒是一个突破口。让他玩游戏的初衷也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他,找到突破学习障碍的切入点。但真的找到了吗?

    不过也玄,因为自己就讨厌竞争。如果有人竞争,我的直接反应是立马退出。当然这是一种特殊情形,如果竞争目标是某个人,能进入竞争流程,那多半已经出了问题,羊已经半死,补什么牢,一切已然无济于事,不如趁早放弃。如果他够坚定,那么根本无需担忧,也就谈不上竞争。这可能是我的异端邪说,可没办法改变。

    然而我的Peter是哪一种情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三春看破 May 22, 2007
    三春看破 May 22, 2007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