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念念不忘的碎片

    May 18, 2009

    春暖了,
    夏热了,
    秋凉了,
    冬冷了,
    我,
    长大了。
    Peter今早随口做的一首诗。不知什么触动了他,也很开心他有做诗的冲动。过去的两周形同炼狱,令人无法喘息。博客大巴升级中,不能写博客。长久以来,写字已经成为释放压力的最好方式,突然没有地方可写,心情无处安放,有点惶惶不可终日。

    手术之痛无以言表。几乎把整个的自己逼到了临死的边缘,虚脱至极,看着淡蓝的窗帘飘动,感觉自己生命垂危。其实哪里有这么严重,内心也没有这么绝望,只是那些碎碎念,一直在心里旁徨?

    昨晚他说,男人十八岁之前和六十岁之后才会真爱,那么中间这段时间呢?其间的相见欢不过是过路的笑声,迟早会被晚风吹散吗?如果假装呢,那么假装到最后,最好的结果是自己要在他六十岁前死去?怎么可以这样?!说好了该放手时便放手,况且曾经放过手。苍凉的手势有时候需要一举再举。一向是拿得起的人,怎么可以放不下?!

    NTL说我可能是犯了错的九天童女,道行不够,所以罚来人间受情苦。倒想让自己信她说的,然而有点难。我没有信仰,既不是唯物主义者,也不是唯心主义者,不会一头扎进某一种学说——所有的哲学和宗教不过是一种学说,人类某种心理的折射。我不能信,也信不了,似乎也勿需信。信自己也好,信上帝也罢,多数的人大抵想要的,不过是解释他自己的那点念念碎。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