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题

    Apr 26, 2009

    想起以前写的一句诗:浓妆淡抹枉多情,梨花满地为谁痴?

    还想起以前的一首诗。估且算诗吧。

    走的时候,我会让你看着我的舞蹈.
    一个人,漫不经心布满离别的声音.
    可是你没有听到.
    所以你不知道那最火树银花的美丽,
    是最后一次心碎的绽放.

    苍凉如花似锦的手势,
    给你最动荡心扉的沉迷.
    如痴心妄想的眼神,
    让你争我夺的世界从此不再心力交瘁.

    欢颜如果曾经沧海,
    肢体的誓言里便不再有缤纷的起起落落.
    如同那天我的裙摆,
    在流苏的忧郁里随随便便.

    指天誓日的烈焰红唇,
    那一刻会纪录当时你我相依为命的永远.
    如果我打开手中爱恋的扉页,
    请你一定不要明白,
    那是我将要带走的,一生给你的诺言,
    而不是你曾经听到过的无数遍的对你说过的谎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博客休假中 Apr 26, 2010
    我想回家 Apr 26, 2008
    我想回家 Apr 26, 2008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