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笑的传统

    Apr 7, 2009

    不知道儿子的心里是什么感觉?但我很难过.儿子想改姓,其实不过是一种示好,是一个孩子对养父表示认同和亲近的最好方式,至少他是这样想的吧.可是LG并不以为然,反而搬出来一大堆的道理,诸如传袭几千年的宗族制度.并且说,"即使你改姓我的姓,也写不进我们家的族谱."听者愕然,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吗?怎么象一下子跳回到了中世纪的中国?

    今天突然想到一点,如果我们都死了,在他的妻子一项中会写谁,难道会写上我的名字吗?但儿子一项肯定不是我的儿子,按照他的说法,肯定是他和前妻生的儿子.儿子写成亲生的儿子,难道妻子写成我?这太奇怪了吧?如果不是这样,是不是在他们族谱中他的妻子项应该是他的前妻呢?那我算个啥?二房?填房?妾?太滑稽了.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我死的时候是不是还得埋入前夫家的祖坟才行呵?或者依LG的话,我还应该对儿子进行家族教育,例如教育他的一生将是为X姓而奋斗的一生。哈哈,笑死我了.不过也许前夫听了LG的话会非常感动。

    前晚上一家三口在餐桌边说这事的时候,儿子听了LG的理论,小声说:“生下来姓什么就姓什么吧。”看得出来,他很伤感,他也未见得懂得姓氏有这么深的含意,他不过想表达一种情感。照LG看来,姓氏真是个大事,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甚至决定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位置.如果LG不愿意, 儿子想改姓这事看来不过是自作多情.当初儿子和我说这个事,我能体会到的只是感动,他不过因为他爱的妈妈而被动着认同和接受了一切.也或者儿子也在寻求一种家族的认同?可怜的儿子,可笑的传统,可悲的人.如果认了真,这事还真是个大事.是不是再婚的同志们都忽略了这么重要的问题,是不是再婚之所以这么难,原来是几千年的家族制度在做怪?哈哈.

    再则,如果他都不为我和儿子争取些什么,还有谁能够呢?或者,争取这种东西干嘛呢?为什么非要辛苦的得到什么家族的认同呢?活着这么不容易,死后更无需去管什么,也管不着什么,更管不了什么.哪怕骨灰随风吹走,也是无所谓的事情吧.儿子姓我的姓或者不改姓,说到底不过是一个符号,他自是他,也会活出他的一个世界来的.这一点,我毫不怀疑.这话说出来,无论怎么听都象是气话.

    能不生气吗?可是确实真的非常搞笑.现代的婚姻遭遇几千年三纲五常的家族制度的时候起了大冲突?现在的家族制度真的存在吗?或者还有意义吗?我倒是怀疑起这个问题了。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