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发原来很容易

    Mar 15, 2009

    今天去远足。就象那种传说中的随心所欲,朝着一个大概的方向,背上行囊,就可以出发。边走边看,边说边想,一路上,只有我们,率性的爸爸和妈妈,和同样率性的小男孩儿。

    沿着家附近的十三号城铁路线,一路向北。穿过几条重要的大路,我们就到了西二旗北大街。其实原本是想走到航天城去。爱极了那里的小树林,安静,宽敞。春天那里有各种花树,冬天路过那里,路边有农家采摘的果园。虽然没有真下来买过,但却喜欢那种看起来相对原始的贸易感,有点象跳蚤市场。

    然而我们似乎只是想走着,不拘去哪里,能走下去,不管尽头在哪,这样就是好的。翻过此行的最后一条马路,看到路对面的宽阔和植物的时候,心里真是高兴坏了。其实那里不过是西二旗北大街,路标上写着的,就在领袖硅谷的北门外,距离我们家并不远。走路的半径自然比不上车。如果有车,活动的半径才会更大些。不过这也很趣。刚跨过马路,就听到鸟鸣声声。儿子马上感慨万千:“百鸟歌唱呵!”我笑着看着他,他不以为然。

    这一路,原来是为了让他吃苦的。可是没想到他一声苦也没有叫,反而特别兴奋,一直走到底。临行前只带了一壶水,也是想锻炼的意思。但儿子经受住了考验。临行前,老公换上了他以前的旧鞋子。但直到回来的路上,我才发现儿子穿的居然是那双才补的旧鞋。问了他,是不是看到爸爸穿旧鞋了。他说不是,他说他只是心疼他的新鞋子。而我却穿了我喜欢的一双牛皮鞋,比旅游鞋还舒服,所以穿了它出门。于是我怀疑,男人比女人更会过日子,这是天生的素质。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