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末还是早春

    Feb 6, 2009

    圆形的房间,红色的落地纱帘摇曳生姿,大玻璃墙上洒满巨大的玫瑰花瓣,仿佛古代李师师们的卧室,风情万种,春色荡漾。不过这里是世纪金源的金山城,LYF组织的小型聚会,WJ和FY姐在座。酒糟鸡和干锅虾的味道刚刚好,芳香浓郁,火候到位,只是茶格外淡。冲得次数太多了,失去了原有的清香或者浓厚。一杯杯地饮下去,味蕾感受到的只是量的堆积,没有性感的刺激。

    魄力、想象力、驾驭能力、影响力只是在想象中可以见到和体会。边缘化的位置缘于边缘化的能量与思路,甚至行为。一而再地反思魏远的厚度和深度以及他的高度。他也许应该成为一面旗帜。

    冬之末梢,夜晚的路上已经不那么寒冷,身上的棉服有些太厚了,城铁座位的暖气多少有些浪费。是不是立春之后真的就暖和起来了。地球已经悄悄地转向近日点,阳光的直射点正在向我们的半球靠近。春天已经在发芽,北半球的地底下已经涌出了暖流。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