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旦小记

    Jan 3, 2009

    农历腊月初八,戊申   大利东南,宜吃腊八粥.

    情场继续得意,而赌场也继续失意.元旦三天,一家三口住在妈妈家,老公、我和他们搞了整整两个通宵的“建筑工程”(LLJ语)。结果当然是惨败而归。临走时,妈妈把我们输掉的钱居然还给了我,说是谢谢我们陪他们过够了牌瘾,这是奖励。哈哈,心里平衡了许多。下午旋即买了八宝粥。路过菜市的时候,居然发现有很嫩的洪山菜苔。还买了一些蒜头,说是今天可以做腊八蒜。晚饭有时候真的可以非常简单,一人一碗腊八粥,一盘新鲜的家乡菜,一家人就可以吃得活色生香。淡淡的日子,一年一年,也许这才是我想要的吧。

    只是几天没回家,斑马鱼全军覆没。大概是冻死的。临出门前,关掉了暖气,而且大开窗户。本意是想趁不在家的这几天换换空气,却全然忘了家中还有热带小鱼。幸而大鱼缸里有加热棒,那一群地图和七星刀依然健在。倒是放在阳台上的饲料鱼游得正欢。贱的生命,往往经得起考验。温室里的一切,一旦放在真正的冬天里,他们就会玩完。

    关于儿子去不去武汉的问题,已经讨论好几周了。儿子下午接到他父亲的电话,哭了。他想两头兼顾,想陪我过年,也想陪他父亲过年。可是他只有一个。于是做饭的时候,他过来说:“妈妈,我要是双胞胎就好了。”看着他的泪眼,除了抱抱他,安慰他,我还能做什么。道理我会讲,他也许也能明白。可是那一道伤痕,也许已经带进了他的生命甚至命运。

    我不是合格的母亲。自责如刀一样让我伤痛。下午回家时借了妹妹的傅雷家书。面对这样的父母典范,我唯有羞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流氓 Jan 3, 2009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