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在路上的女人

    Sep 17, 2008

    谁都没有想过她的婚姻会在这个时候亮红灯。不过婚姻里出现一个陌生的面孔,倒也并不奇怪。十几年前第一次见到她那位先生时感觉就不大好。就象她说的,她第一次带他回家里,全家人没有一个支持。她弟弟甚至哭了,“姐姐,为什么选他?你这样优秀,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她当时的回答是:“哎,和谁过不是一辈子?”刚刚摔断腿的母亲还躺在床上,她叫她过来:“孩子。。。。。你真的定了吗?”一阵沉默。她说:“就他吧。。。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就不嫁了。。。陪您一辈子吧。。。”她的口气一如往常平静。可是这种话说出来,怎么听也有一种异常的坚决吧。母亲不会不懂。于是她出嫁了。

    。。。。。。

    法官念完她的离婚申请书,抬头问他:“你是有外遇吗?”他摇摇头。他当然不会承认。她看看他,也没坚持。“何必呢?!我不想对他太狠。如果他想离,就离吧。办完手续,我觉得他特别高兴,象一个大孩子,终于如愿以偿式的。我不恨他。”站在我家的阳台上,她看着沉沉的夜空,没有一丝的睡意。

    因为只有这一套房子,他们还住在一起,但孩子判给了他。他把孩子送给他母亲抚养。按照协议,这一年中,她还可以住在这里。如果他卖掉房子,他给她一部分,作为补偿。但也没多少。房子是他父亲给孩子们的遗产,要分这遗产的,还有他的姐妹。

    她无处可去。每天还是回家。他一直在,不过是住了不同的房间。两个人再面对的时候,他好象比以前轻松许多,也有了笑容。

    离婚没离家,暂时是这样的。“这样会不会还有机会复合?”我问她。她说,是不少人这么说。但是她说:“办手续的时候,我问他了,你是不是想好了?如果你想好了,我们就离了,我不会复合的。希望你想清楚。”他竟然无语地看着她。

    女人,最柔弱的女人,最不懂得心计的一个女人,有的时候,坚强而冷静得却异乎常人。就象十几年前,做竞走运动员的时候,无论面临什么样的大赛小赛,她总是表现出一种与平日一模样的平静,与坚忍。

    十几年后,我再婚了,而她却离婚了。面对面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她穿着我的睡衣,平静如水,诉说着这一切。想得起来的点滴。象二十年前在宿舍里,说着未来。一模一样。可是没有未来了。一点一滴流淌着的,都是伤残的痛。

    那时,我们的一切都没开始。

    此时,我们的一切已经结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以安全的名义 Sep 17, 2008
    以安全的名义 Sep 17, 2008
    Tag:

    评论

  • 恭喜!您这篇博文在圈子“金三角文苑”由“七娃”加为精华博文!
  • 博主,是你让我深深地理解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在看完这博文以后,我没有立即回复,因为我生怕我庸俗不堪的回复会玷污了这博文。但是我还是回复了,能够在如此精彩的博文后面留下自己的网名是多么骄傲的一件事啊!
  • 博主,是你让我深深地理解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在看完这博文以后,我没有立即回复,因为我生怕我庸俗不堪的回复会玷污了这博文。但是我还是回复了,能够在如此精彩的博文后面留下自己的网名是多么骄傲的一件事啊!
  • 有时候家人的阻挠,会断送了两个相爱的人的幸福;但有时候家人的眼睛却是雪亮的~~
  • 对谁都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 钦敬她,祝福她。结尾有点过于伤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