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药可医的网络依赖症

    Dec 16, 2008

    今天突然想整理一下我的msn,人太多,需要分组,另外有好些人都不认得了。我的msn大概是2003年注册的,具体时间想不太起来。好象是一个同学要求我用这个,他当时的说法特别拉风,“北京的白领都用这个。”我听了哈哈大笑,他不知道所以,我也没告诉他为什么。因为我的一个北京朋友在此之前刚刚这样形容他们——傻B白领。不过也还是申请了。用一句话说,这正是:傻B年年有,今年总比往年多。之后,我把msn的好处告诉了主编,他似乎大欢迎,于是msn迅速传遍编辑部。从此以后,我们开始了msn的幸福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人际圈子的数次转型,msn上的人口急剧增长。江湖恩怨来的时候,有的人阻止再删除;笑脸绽放的时候,有的人解除阻止,或再“从删除的队列里捞起来”(LG语)。仿佛一个人的人际关系,都反应在这个小小的对话框上上下下的享受中了。

    2005年,我的同事又帮我申请了qq。因为当时主要做网站的缘故,qq很快人满为患,qq群都有了十几个。每天上班,我的工作不是qq就是msn。2006年,有个美国客户派驻昆山的中国分公司负责人,可能他习惯了网络电话,推荐我使用skype。于是我又有了skype。2006年底,另一个远在日本的中国朋友推荐我使用gmail邮箱和它们的聊天工具。到那个时候,我的办公状态已经完全变了,一开机,几个聊天工具自动登陆,看着简直壮观。时间不知不觉逝去,浪费的时间居多。有的时候我烦了,索性都不上,甚至我也学会了隐身。再接下来,许多人也不大喜欢找我聊天了。这样我又敢招摇过市,所以他们又坚强地挺立在我的机器的右上角了。

    最近机器黑了一次后,老公没帮我装好qq。索性我也懒得上了。只不过有一些我关注的朋友或客户平时只上qq有一些朋友则相反,平时只上msn。我做了许多工作,让他们与我的步调尽量保持高度统一,但效果并不是太好,忽悠成功的也没有几个。也真是奇怪,为什么平时用的最多是的msn呢?我倒真没太想过这个问题。而且我很不喜欢微软,整个一个流氓软件制造商,连IE我用的都是其他的产品,比如最近用的就是360的浏览器。自从进入信息时代,我们也被一而再洗脑再洗脑,根本也不太明就理,就这么被以聊天工具为载体的信息化一网打尽了,网络依赖症日益严重,几乎无药可医。

    今天整理msn的时候我就想着,上不上msn,到底已经付予了什么含义?人的社会性的网络化?还是信息社会其实从来都不是虚拟的空间,一直都是人的社会性的更深层次折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个人的演出 Dec 16, 2008
    误入藕花深处 Dec 16, 2008
    空白的对话框 Dec 16, 2008
    值也不值 Dec 16, 2008
    Tag:

    评论

  • 好久不见,原来是QQ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