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还在那儿

    Nov 9, 2008

    借了WZJ的光,九辆车浩荡荡一路冲上蟒山。GS的车技应该不错,可是山路婉转,他不敢四顾。海拔四五百米,也还是山,依然会有险象环生。山间的秋色正在绵延,并不比想象中醉人。想象是自找不痛快。山就是山,不容你想象。红的很红,黄的很黄,绿的依旧绿。就象有人懂得,有人不懂。植物也一样,不是秋天一来,所有的植物都会顺着醉去,以醉人的姿态,绽放于山里。

    为什么总是想起醉这个字呢?蟒山度假村的特色是啤酒,他们还有另一处专门喝啤酒的地方,叫万国啤酒城。可能不过区区五十多种味道,来自多少个国家就不太知道了。啤酒这样东西,据说本地产本地喝才能上品。身临其境自然不太可能,于是在这里我们一瓶瓶想品出他们的味道。可是一下子品那样多的种类,舌头有点儿回不过神。也许我们总是太想同时拥有所有的美味,我们的味蕾有些过于贪婪。当所有的好东西呈堂出现的时候,我们应该有所选择。选择意味着放弃。如果必须放弃,我们唯有放弃。也许放弃也是一种快乐。所以,我独尝了德国黑啤。搀上了些可乐,或者雪碧,就是我自己的调制。尝我所有,品我所有。也许这是我的态度。可是我抽了太多的烟,我的味蕾有些荒凉,即使是自己的,也没有品出太好的味道。所以,我一直醒着,喝了再多,也还没有醉去。

    还好。山一直在那。现在也还在。

    回到家的时候,突然看到那半个月亮正挂在楼前。我有些恍惚。原来月亮在家里等着我呢?真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云烟烬余录 Nov 9, 2010
    父亲的感觉 Nov 9, 2008
    蟒山的雪 Nov 9, 2008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