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震

    Oct 28, 2008

    刚转过身,三层的小楼轰然倒塌,陷入地下。三个小小的儿子和他就在里面。我跑过去,得把他们从里面刨出来,或者要叫人,可是我喊不出声,也从来没有象那一刻那么无助而恐惧。地震了。刚走到边上,大儿子先出来了,接着是他,一手抱一个。太幸运了,因为住的三楼,他们都活着出来了。可是他的一只手的手指头全断了。没人知道那几秒钟发生了什么。

    世界一片大乱。巨大的桥断了,许多人把桥面当成滑梯,侥幸捡了一条命。我的高中同学一一出现,都带着震后的失落表情。LSS、CCW、ZWH、XJP也在其中。他们的衣服上沾满灰尘,表情落漠,给他们掸土,他们都是木的。

    所有的人被安置在一座临时的楼里,楼非常高,可是似乎也是危楼。我去那里看他们。到处都是伤员,他们痛得不行。索性我的三个儿子都还好。父亲也出现了,他很好,正带着家人逃难一般,其他的人面容模糊,住在一顶帐蓬里。天好冷,自己好象冻僵了一般。找不到暖和的衣服,也没有棉被,更没有安慰。冷,彻骨的冷。我想抱住谁,或者被谁抱住。没有人。恐惧,揪心的恐惧,想有人来告诉我,别害怕......只有我自己,还有寒冷,恐惧......

    突然听到电话响.......

    醒了。是梦。

    梦中的三个儿子,和他的脸,还是那么清晰。三个儿子,长得都和我儿子差不多模样,尤其最小的,象儿子小时候一样肥白可爱。为什么会出现三个年龄不同的儿子呢?也许这三个儿子,都是儿子不同成长时期的投影。也或者我真的会有三个儿子?要这么多儿子干嘛呀?!

    父亲也在梦中,多少有点不可思议。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他其实还活着。而高中同学为什么一而再地出现?难道我很怀念十七八岁的日子吗?也不大对。那座三层小楼,是毕业后住了近4年的教工宿舍。住在那的时候,一点也不快乐。

    不过又为什么会梦到地震呢?最近似乎已经把汶川大地震忘了,不象五六月份的时候,整天翻来覆去看那些新闻,流着热泪。或者那时候感染到了悲伤和恐惧,直到现在的某个时候,那些情绪才借着什么由头一并释放?搞不懂。

    想起昨天吃晚饭的时候,我很快吃完,坐在餐桌边看着儿子吃。他吃得很香。他看着我,突然说,“妈妈,笑一笑。”然后他说:“丢掉恐惧和悲伤,抓住欢笑和幻想."当时一椤。他笑笑:“这是世界儿童和平公约里的一句话。”想起来了,这是他们刚学过的一篇课文。他竟然用在这里,而且直抵我的心肝肺。眼泪出来了。他看着我,说:“妈妈,我懂你的心事。忘掉他们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为我担心。”

    可是在梦中,悲伤和恐惧还是荒诞地来了。

    难道有什么预示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滑板和假父亲 Oct 28, 2008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