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性的反思

    Oct 14, 2008

    男人不健忘,其实女人也一样不健忘。不要说生命里出现过的男人,就是回忆起几百年前不小心丢掉的一件衣服,当时的心痛也会历历在目。可是我们仍然会选择性的遗忘。尤其要忘掉那些曾经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的刻骨铭心地爱过的男人。如果忘不掉,至少说起他的时候,也会恨之入骨,他的坏脾气,他的脏乱臭,他的花心肠,他的软弱或者无能。总之即使他没有死,也要把他打入语言的十八层地狱。“女人,恨的是男人,念的也是男人。永远永远。”这是张爱玲的原话。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没有爱过,何以生恨。恨男人,几乎成了女人的一种本能。这也不是一种单纯的恨,恨可以演变成蔑视,轻视,仇视。但无论如何演变,总有一种东西在隐隐做怪。在女人的潜意识深处,男人到底还是她心底的依持。不然恨他做什么?得不到,把握不住,伤了你的心,所以才会生恨。对于那些你看不上的,你压根儿就没动过心的,甚至只把他当成一次性用品的,你会恨得牙根子酸痛吗?伤疤好了,也忘不了痛。可是我们经常忘了。不管旧人是不是在哭,面对眼前一亮的新男人,你总还是会笑逐颜开,虽然也可能你是笑里藏刀。这刀不当出鞘时,绝不出鞘,或者会暂时变成温柔刀,划过男人的脸,以你那一只温柔的削葱根的形象。提起从前的那个男人,我们会说:“我早忘了。”其实说这话的时候,忘掉的那张旧脸一下子就会掉在眼前。闪回的快速与忘记的暗示一样快马加鞭。哪一个赢了,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为什么会这样?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