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10月16日

    Oct 16, 2009

    一夜无梦,但好象其实一直在做梦,夜里三点和五点分别醒了一次,衰弱的感觉非常明显。是不是快死了呢?

    早上醒来的时候,想着如果在睡梦中死掉了,那应该是幸福的事吧。只可怜了我的小儿和老母。

    住在福田,上午去西南方的南山,下午去西北方的龙岗,大调角,时间上似乎来不及。

    但老X还没回短信,他们有两个地址,一个就在福田,出了Cityinn就看到中广核的破大楼。然而龙岗倒是离大亚湾核电站近。

    还是喜欢深圳。昨天中午在上步南路附近找饭吃,路遇许多中午赶着上学的小朋友和送他们上学的家人,听到一对母子的对话。大概七八岁的小学生说:“数学考了没有?”考没考他怎么自己都不知道?妈妈说:“考了呀!”说的是广东味儿的普通话。街头的女人穿的很家常,大概这里是生活区,艳丽的女人少有出没。路上也有乞讨的人们,似乎很多。北京很少乞讨的,大概都给相关机构赶了走吧,不可以给国际友人观瞻。

    广东土女结婚后大多在家相夫教子打麻将,男人们在外面打拼,拿回钱交给她过生活。很羡慕她们呵,理直气壮地要人养。男人们在外面偶尔会有些小情况,但也很少会傻到离婚。女人们睁只闭只眼也就算了,她们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大不了去和男人打一架,赶走敌人,也便鸣金收兵了。断不会象一些女人似的不依不饶,直到把自己的男人整个半死不活。聪明的女人是真聪明,自以为聪明的女人往往下场更加凄惨。要么是自己本身也厉害,不靠男人也能过得快活满足。那当然是另一番景象了。

    Good news,我们不用去遥远的龙岗了,中科华核就在华联,我们驻地附近,那间破大楼。附近有个什么地方总在报时,坐在房间里也听得一清二楚。深圳人时间观念强,弥漫于城市的报时声音象催人奋进的号角一般,催着他们快快地赶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思维勇敢 Oct 16, 2008
    你敢吗? Oct 16, 2008
    我错了 Oct 16, 2008
    关于一套西服 Oct 16, 2008

    评论

  • 从版面布局,到内容,都太压抑了,没有必要的
  • 嘻嘻,今天我沾上沙发了!姐姐去大亚湾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