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的KAHLUA

    Feb 6, 2010

    放了快一年的KAHLUA终于拿了出来,好在是酒,不那么容易放坏。发过酵,相当于经过一番历炼,保质期反而延长。没有咖啡,只加了点牛奶,味道刚刚好,醇美香甜,只一小杯,微醺如约而至。酒是一位姐姐的赠送,所以不能算买醉。买醉不是什么好词,形同堕落。堕落也不是不好,如果接受不了后果,堕而不落或许是较好的选择,例如今晚的微醺。能接受后果的,太过悲怆。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黑莓貌似坏掉,不声不响。象夜班出租汽车司机,看到的常常是寂寥的街道,稀疏的对白,偶尔上车的人总怀疑他们象来历不明的鬼魅。那些不言语的QQ头像,个个象极了挂在告别室的遗像。过去的对白,只活在消息记录里,不管看多少遍,页页不过是遗言。
    WW说,受伤的女人最脆弱,她们往往会成为酒吧夜店的买醉客,也往往给人乘虚而入。或许故意给人当上,不过想泡走一些不悦,泡出一点喜悦。可我喜欢写字。女人可能天生絮叨,会写字的女人尤甚。庆幸的一点是,她们的方式不过是文字,想看就看,不想看的完全可以看不着。一向佩服倾听者的那一份耐心。所以很怕自己变成话痨,愿意一天天的写了出来,不过是怕招人烦。
    最后的夜晚格外清亮,月色刚刚好,象奶茶一般的KAHLUA。还剩了最后一口,味蕾之间隐约有了一丝喜感的味道。



    分享到:

    评论

  • 没喝过可以加奶的酒,有点期待~
    回复醇酒香車说:
    这种酒超市有的卖的,可以试试。。
    00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