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我老了

    Mar 20, 2010


       不怕老,只怕老死的那刻,身边无人,心里也没人。明知道,身边有人或心里有人终究还是孤独着死去,不可能拉人来陪死。两者之间实在没有本质分别。明明知道,却还要要。越来越讨厌《致橡树》,因为终于肯承认,虽然做了四十年的树,但骨子里永远向往做一枝藤,有人可缠绕,可依赖,也可以任性,纠缠得他窒息。

        今天有人借花献诗。爱尔兰人叶芝的《当你老了》。这首诗据说在国内有6个翻译版本,比较流行的是袁可嘉翻译的版本。午后的北京,沙尘暴逐渐安息,楼下的汽车上蒙着厚厚的一层灰沙子,远远近近黄朦朦的,仿佛一夜之间搬到了沙漠的边缘。海市蜃楼里出现的往往是遥远而神秘的绿洲,我们的相反。空气异常枯燥,眼泪干得很快,粘腻不堪,教人难为情。

    英文原作:

    When You Are Old

    When you are old and gra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a little sadly,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袁可嘉翻译的版本: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想起有一天刘小儿问我最怕什么。我一直最怕蟑螂。刘小儿哈哈大笑说:“妈妈,咋这么胆小呀。”他认为应该最怕狮子和老虎。狮子和老虎固然可怕,可他们早已沦为莫须有的动物品种,毕竟不可能时时置身于非洲丛林或东北的原始森林。即使偶然去了,也未必遇见。所以他们不可怕。而蟑螂不同,它们活动于我们的周遭,是挥之不去的梦魇,驱逐不尽的猥琐。或许我错了,死亡究竟更象狮子和老虎,因为足够遥远未知,不经常遇见。只是周遭的蟑螂,倒常常爬上了床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这几天我也想起你这句话,“身边无人”。
    我想如果我在病床上的时候,他还是否忙着赚钱不管我呢?
    回复醇酒香車说:
    你有钱就可以,找个保姆来,或代保姆。。相比人,钱似靠得住些。
    0000-00-00 00:00:00
  • 思绪缠绕的一天么。
  • 也许最终能陪伴自己的只有自己的灵魂了!
  • 不怕老,只怕老死的那刻,身边无人,心里也没人。有道理呀!
    回复西土瓦说:
    你姓甄?
    0000-00-00 00:00:00
  •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一直喜欢这首诗:)
    中国电力圈加精推荐。
    回复心不在焉吧说:
    哈哈,女人都想找个考古学家,永远爱她,甚至爱她的衰老和一切大小不一的毛病。
    0000-00-00 00:00:00
  • 不用怕哟!
  • 本圈因您的参与而精彩!
    您的这篇佳作由“文学情感博客圈”管理员娜娜area推荐为精华博文!
    期盼在“文学情感博客圈”再次看到您的佳作!

  • 【中国传媒人联盟】赏阅推荐!问候博主春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