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言 2010-03-27

    Mar 27, 2010

    偷懒是一项非常美好的权利,没有负疚感的偷懒简直形同幸福,其实是真幸福。

    这几天住妈妈这,管吃管住管睡觉,有时甚至可以抱着妈妈睡着,虽然她不是太愿意,笑话我羞羞脸,象说她三岁多的某小外孙。

    我的理由极其充分。自从她稀里哗啦又生了三枚小丫头,我就再没独享过她的爱。长女实在不幸,事事都得让着小的,吃的喝的让,有理也让,还得让得正大光明且心花怒放。恶果更明显,因为从来不会撒娇。以至于不肯被人让,总担心人不舒服,不那么自信,不招人怜爱。这是哀愁的事。

    还在读小团圆。越读越厚似的。

    素数之恋终于放下了,实在啃不动。

    这些天总有人说起云南。担心等我去了,云南变了西北。或不如干脆直接去西北好了。这个暑假的计划是不是趁早改了?

    网络上异象丛生,生生死死的哀歌如同虚拟的网事,不敢相信似的。这真的是我生活的世界吗?!

    喜欢的那个人,总是在远方。爱着的,是他,但又不是他?我在爱谁?!

    准备养一只狗,或者一只猫。打听了很久,未果。为什么我从没见到过流浪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温都水城 Mar 27, 2009

    评论

  • 在家里做老大就是习惯了让小的,现在的独生子女都不懂这种“爱幼”的美德。
    你那时候应该给妹妹们多讲孔融的故事啊!哈哈~
  • 爱猫狗,不会辜负你的;爱人,满是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