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乐

    Oct 24, 2010

    又一夜风雨。夜半的歌声常常格外醉人,因为有人一直在。在一起,是最不用解释的词语。

    无论懦弱还是张狂,其实都还因为有念想。而念想也较容易成为软肋或利刃。但如果放大了一一去拆解,又都莫不是苍凉与萎琐,经不起阳光的暴晒与风雨的打击。所以我只好以为可怜。

    已经无所谓坚强,当一切均可一笑而过。

    好好过日子吧,我能给的,只有这一句。善意和祝福如同佛印之对东坡,希望人人够聪慧。

    倒是反反复复之间,屡屡叫人看到他的一份真心。虽然它们包藏于谎言,但真心还都是真心。知道自己要什么,大约也算得上明白人了。说到这里要道一声谢谢。因为你,我才得以看到和感受到。

    好和坏的二元论原来这么弱智和幼齿。

    分享到:
    Tag: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