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下河西

    Mar 11, 2011

    高速公路的速度。
    凋落的夕阳,“如好姑娘,我看着她沿途美丽,直到嫁给别人”(叶三句)。
    以为这个冬天最暖,因为一场遇见。那时候天色清朗,阳光细碎。
    临离开徐水时,大年即到,腊月二十九,街上时时有接年的炮仗声音,也有铺了一地的明黄与大红,迎着风的对联与门神,滚滚的市声。
    而路没有尽头,从白天直走到黑夜,再看不到路边的残雪,以及枯黄的树影,和遥远而神秘的各种城市与村庄。桔汁的味道一而再阵阵袭来。
    一路这么长呢,陌生的部分依然陌生。似所有交集的一刻,霎时的温暖如春。
    或许从此永生。象站在金色的河流边上,光芒一直闪烁,只在对岸。
    又到了下河西。
    瞬间只是痴呆一般,内心却已翻山越岭,天忽然大亮而花朵盛开。
    字里行间的岁月,从此有一个下河西,在那里。
    不等,不盼,不忧,不惧,只心生欢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水静小湖飞 Mar 11, 2010
    信梦中人 Mar 11, 2010
    2009-03-11 Mar 11, 2009
    Tag: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