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闻鸡起哄

    Mar 12, 2011

    黎明前,楼下的南线阁街隐隐传上来女人的声音。汽车的车辙走过去,轧得铺路的钢板嘭嘭响,一阵接一阵。窗帘紧闭。窗外是世界,窗内也是世界,你我分明。

     

    早起登上某BBS,忽见人端座冬末雪坝之上,黑白措辞,色彩暧昧,异常完纯而寒冷。这才知每张照片都有温度,每张背后也都躲藏着一双不同的眼睛。摄影者是这个世界光明正大的偷窥者。

     

    又隐隐听到鸡叫,南城仅存的情趣。一声啼接着一声啼,这只尽责的公鸡会不会被人报警呢?噗,桌前镜中的人忽然笑出声来,吓了自己一跳。车声越来越密,钢板的声音不再是单曲,变了重奏。

     

    听不见很远很远处的海啸声,十几米的浪墙奔涌过了没有呢?小小地球有些激动,要重新整理山和水。

     

    楼下的女人终于请来了110,警察说要带走色色。李老爷说,明天去办个狗证吧,1000块钱一年。

     

    刘小儿让我搂着他睡。他说:“亲爱的妈妈,我要你抱着我,直睡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比我有过的所有情人都更甜蜜,温存,也靠谱些。

    忽想起那一日,他从那方走来,走近,挥挥手,笑眯眯地。成为心上人。叶三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远嫁他球 Mar 12, 2010
    转贴 Mar 12, 2009
    Tag:情感

    评论


  • 这种人、、、、、、
    人家损失1000,她能得到什么?提成?
  • 有点儿鸡犬不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