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海风

    Mar 26, 2011

    3月24日

    阳光晴好,天很蓝,微风拂面。想起一只歌,和吻有关。飞了好久,以至于飞过了晴天,于是遇到了阴天的北海。阴天的海也还是海,依然欢喜。唯可惜房间背海,但窗户大开,海风免费。

    3月25日

    想他。想到心疼,比最疼还疼。以为他是一把刀,直扎人心,血滴不停。人群是浮云。我在我不在的地方。这句话引用了一年,总不嫌多,直至忘记了谁的原创。是他为我写的诗句吗?

    那晚的酒不是酒,是一滴泪。

    半夜里做了各种梦。纠缠着爱与痛。其实与爱无关。我和我在一起,不哭。

    3月26日

    一杯牛奶,一杯苦咖啡,几片烤牛肉。一群人的早餐,一个人的窗外。香格里拉打开了通向海的后门,但那里只有他们的后花园,与海之间竖有一道隔墙。海在墙外边,风很大很远,从十万里之外吹过来。离家五百里,有个男人在百度上歌唱。

    以为是想家,其实不是。

    北海的银滩是天下第一吗?不是怀疑它是否得甲,而是完全没有比较,所见有限。以为海就是海,没的可比。至于滩,屋顶的乌。他是爱人。喜欢一定是全部。

    北海的老街在建筑之外,珍珠或者砭石、玳帽或者人群,是生在那里的路人甲。窄长而深邃的摸乳巷,色彩斑驳之前,流离着的暧昧一定隐身着各种规格的悲情小说。站在那里,如同迷失于他的眼神。道光年间深藏着失足者不堪的欢喜缘。手和手纠缠,脚与脚合拢,唇齿相依。他蓄起了须,每一口吻都是别离。镜子知道了太多的秘密,有人诅咒说:“你,迟早会碎裂。”

    有照了千年不碎的镜子吗?

    掩上离开的门,房卡成了一首离情诗,文字说明书并不薄情。前台的面孔全世界一样,他们看惯了过路客的来来往往,每一次分别都是决别。

    候机厅和他们一样。通向飞机的栈桥也和他们一样。经过多少人,走过多少路,他们还是他们,生命轮回一回,他们生一回。一生再生,可总有些什么死了。比死还死些。

    不认得的乘客也是一种伴侣。不管同座了多么久,他们的冷漠或者热情,总还都慰藉了寂寞的旅程。爱陌生人,因为天生相忘于江湖的潇洒,不落一丝尘埃。真他妈的好。

    恨行李带。如同恨路,久久带不来想要的他。

    有人接机。很多人,爱着你的人,或恨着你的人。爱恨交加的人。

    3月27日

    抬头忽然看见一张惨白的脸。仔细一看是我的脸。房间里很黑,笔记本电脑屏幕的光打在脸上,象黑暗中漂浮的头颅。

    从北到南,从南到北。北海到北京,他们永远找得着北。

    只我迷失。

    有人还在餐厅观海。隔窗如隔世。









    分享到:

    评论

  • 似乎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