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板城烧我心

    Mar 28, 2011

    有山有水有坟头。说的是昌平。从没这样爱过一个地方。直说起那儿曾经有过的恋情,亦觉得遥远,似他人的一段情,于己无干似的。因为有他?
    早上的昌平是一种绵延。云彩欢喜着他们,不离也不弃,在山的身边流连。其实也有风,但风也慢了,怕吹散了他们的恋情。
    板城烧上来的时候,如一味如醇酒的微笑。饮。那些劝酒的声音,其实不是他们说的,是我对我说的。酒量是一种借口,口对心的茫然,心对眼的默读。就那么醉了。哭。睡。
    别人听不懂我的哭声。以为你能。
    睡是死,梦是前生,或者来世。醒是再生,还是回到前世呢?这令我有些许的疑惑,生生死死纠缠得更加不清不楚。但这很假。假当真,或真作假,都是一种欺骗。如果是这样,那就骗下自己,让梦做完,让自己踏实一点。就一点。如刀锋扎在手指尖,只一滴血,山河便已大变。
    想起窦唯的一只歌,人心与情牵。板城烧着我的心,五味打了个底掉的翻,肠子纠缠成乱线团,再也扯不清,理不顺。
    由他去吧。
    今天看到一句话:有胆量,别谈恋爱,直接结婚;有本事,别爱太久,就一百年。
    有人做到了前半句。
    期待下半句。50年也成。
    分享到:
    Tag:情感

    评论


  •  常有灵动之心,时有惊人之笔

  • 常有灵动之心,时有惊人之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