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那边的月亮什么颜色?

    Jun 17, 2011

    6月15日早上七点多,车停在小店外,刘小儿进去买煎饼。白广路头条里的这家煎饼小店,我们最近很爱,隔三差五要2张,通常先给刘小儿,他提着小袋子去他的学校,我垫后。刘小儿忽然向我摆手,我下车过去。小店很小,墙上的电视依旧播着早新闻,风姿绰约的老板娘不在,她的小伙计正淡淡地左右开弓。两个大铁盘上两张煎饭渐次成形中。一个老太太在等。刘小儿把我拉出小店,悄声说:“第一张先给老奶奶,好吗?”还站在外面。

    播音员忽然说16号月全食。小伙计装袋子,一张好了。我笑着说:“我儿子说第一个给奶奶。”老太太有些吃惊,连声说:“这孩子。这孩子。”门外的刘小儿忽一转身,看向别处,闪躲着我们的眼神。小伙计也笑了。

    刘小儿拿着他的早餐,往学校方向走。约10米左右,叫了他一声。他回头,招了下手,转身,走几步,又转身,又招手。他说:“马路上危险,别招手了,让他好好走路。”没听见一样,继续和刘小儿玩挥手再见的游戏,直到看不见。我们喜欢这个游戏,玩了许多年,永不厌倦。

    那天车刚发动,忽然看见老板娘走过,牵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和普通妈妈们一样,一看便知她送孩子上学的。原来她住附近,所以开了这间小店?她是哪儿人,为什么偏开了这么一间煎饼店?一直想问的,一直没开过口。倘若有人叫她煎饼西施,都觉得污了她的好气质。隐于市井间的,多是有趣人。也或许其实简单,没什么故事。没故事,便是幸福。

    今晚在路上,月亮大而黄,又似掺了点红,隐约一张男人大饼脸,表情诡异,跟了一路。爱丽舍生猛如吉普,速度很快,但无论他多快,男人脸永远淡定,挂在高天,象盯上了我。忽想起那个早晨,我们的煎饼店,以及忽然害羞的刘小儿,转身离去时的挥手。都忘了看那晚的月全食。甚至想不起来那晚睡得早或迟。

    驶出北京的好处很多,比如灯光稀少,很方便看月亮。又忘了有没有星星。19号的礼物看来要迟到了。

    又想起妈妈的话,还有妹妹。其实有什么呢?不过是日子。张板凳今天很奇怪,象个哲学家。因为他说:“没有真的,但什么又都是真的。发生过的都是真的。”他说他那边的月亮是白的。乌兰浩特的月亮,和北京的大约不是同一个。那么山西呢?他们的月亮又会是什么颜色?

    我在北京。顺义。一个叫顺鑫绿色度假村的地方。这里林密而深,木屋隐约,暗夜里飘着歌声。从潮白河上吹来的,裹着一股子青草气。
    分享到:
    Tag:旅游

    评论


  • 看刘小儿挥手那段,眼睛湿润了...
  • 人们说好风景都在路上, 不过还是希望你拍了照. 有时不经意地, 照片上看见许多故事.  享受城外的周末.
    回复xiadapangzi68说:
    这次没拍成。相机去拿时,才知给人早带走了。
    00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