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广路仲夏梦。

    Jul 4, 2011

    • 梦见无人理会。这么怕没人理?

      梦见和一男两女进包间吃饭。回头看见浑河夏夜。可我只见过沈阳的冬天。
      梦见过桥。先下绝壁,再走河面的通道。步步肝颤。
      梦见家里进水了,原来扯的乱麻麻的电线掉在了水中。我得去关,冒着触电的危险。
      最近睡得多。躺下即着,梦乱如麻。老了觉多?睡着睡着就死了?不大对吧。婴儿才觉多。
      不想解梦了。以前那么喜欢。
      穷算命,富烧香。总以为梦是一种预言或寓言,赶着想揭开谜底。但现在不想了。梦就是梦。啥都不是。

      右胳膊疼得厉害。疼了小一月了,和刘小儿同学家长打羽毛球累的,可能拉伤了。索性买了羽毛球拍子,不能白疼这一回。
      这两天,总盯着胳膊发椤。有两个圆点,前些天烧菜时热油溅的,象两个棕色的雀斑。但今天象要退皮儿了。
      曼可顿的黄金堡brioche,吃上瘾了。
      荒诞感异常强烈。

      这几天犯造句病。比如。
      如果爸爸还在,我会邀请他去西藏。
      如果爸爸还在,我绝对不惹他生气。
      如果爸爸还在,我会天天带着他爱吃的去看他。
      如果爸爸还在,我还会给他剪脚指甲。他的脚指甲又厚又硬。
      如果爸爸还在,我一定找个他喜欢的女婿。
      如果爸爸还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祭悼 Jul 4, 2009
    我的错 Jul 4, 2006
    我的错 Jul 4, 2006
    我的错 Jul 4, 2006
    Tag:情感

    评论



  • 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