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糖果不多。

    Jul 27, 2011

    积郁了什么似的。什么都不能消弥。人愈多,愈沉默。
    走。想走。却不知向哪。
    如何是好。
    想到你。似更寂寞。
    其实没有你。
    梦中也没有。
    人群中也没有。
    听人唱歌。独自闲聊。我和我。
    不再倾诉。
    心肺挖空。

    大段的话,象蒸熟的米饭,没人吃。等了半生似的。
    40几个春夏秋冬过了,当不再有惊讶。不知哪年的一抹蚊子血,还在西墙上。或许房东懒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慢了几拍。 Jul 27, 2011
    美女呀 Jul 27, 2010
    忽然之间 Jul 27,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