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7月30日

    Jul 30, 2011

    一只烟攥了许久,直至散了。早起又想戒烟。才六点,阳台外的天已放光。

    一顿晚餐,一夜睡眠,一次出行,和孩子的对话,从态度到用词,甚至使用计算机的习惯,怎么称呼别人,一定都能看出些什么。有些明白,需要时间。也想无怨无悔,可惜有点难。

    梦见远行。坐在高高的山坡上,有人带来晚餐。他的车停在山下,唱一首情歌。没开口,先就笑了,露出八颗牙。梦里怎么会再没有他呢?梦中的喜悦也都是真的。醒来还在,似阳光明媚,照进心中。

    地湿,昨晚有雨。这个夏天的老天爷爱掉眼泪。或者爱撒尿。一路汪洋,从南京到武汉,从长沙到北京,从上海到温州。天灾挟着人祸,国殇连绵,民无以为安。似于已无关。不能深究,因为究到底,人人自危,吃饭睡觉不能踏实。不等大祸临头,见着自己的棺材,难以落泪。

    家里的事,别人的事,大到国家的世界的,桩桩都难辩是与非,无从罪与罚。一旦进入黑白状态,红和黑其实都一样。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