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乐

    Oct 24, 2010

    又一夜风雨。夜半的歌声常常格外醉人,因为有人一直在。在一起,是最不用解释的词语。

    无论懦弱还是张狂,其实都还因为有念想。而念想也较容易成为软肋或利刃。但如果放大了一一去拆解,又都莫不是苍凉与萎琐,经不起阳光的暴晒与风雨的打击。所以我只好以为可怜。

    已经无所谓坚强,当一切均可一笑而过。

    好好过日子吧,我能给的,只有这一句。善意和祝福如同佛印之对东坡,希望人人够聪慧。

    倒是反反复复之间,屡屡叫人看到他的一份真心。虽然它们包藏于谎言,但真心还都是真心。知道自己要什么,大约也算得上明白人了。说到这里要道一声谢谢。因为你,我才得以看到和感受到。

    好和坏的二元论原来这么弱智和幼齿。

    Tag:情感
  • 困伤

    Oct 21, 2010

    我在回忆上一次穿跟儿鞋的时光。
    时隔不久,花儿绽放在袜角。
    袖口忽然哭了,如裙的唇瓣。
    拉链笑出了悲伤。
    脚指甲困了。
    睫毛去了远方,她需要一张更软的床。
    鞋匠还在那,他的锤子如刀,阵阵砸着我的荒凉。
    Tag:娱乐
  • 一杯秋梨膏

    Oct 20, 2010

    这几天微烧,偶尔咳嗽。前几天无忧冲我咳嗽了下,我想我可能感染上了狗感冒。
    妹妹送来了药,还找饭给我吃。今天上午去办公室,喷嚏吓着了同事们,把我赶回了家。回家之前,莹莹帮我冲了一杯秋梨膏。先以为是蜂蜜的,后来看了她手中的瓶子,才知道不是。
    原来秋梨膏这么好喝,比蜜甜蜜,又没有蜜的浓稠,清淡,优雅,甚至让我忘记了钟爱的咖啡。
    但晚上才又想起这回事。
    禁不住泪如雨下。

    Tag:育儿
  • 淘宝

    Oct 18, 2010

    今天中午抽空去了玉泉营,偶遇两件宝贝。
    一个抽屉和桌面贴着牛皮的电话桌,100块;一个外藤里木的花瓶,足高六七十厘米,70块。李老爷怀疑这两样不是店主说的出口产品,而是旧货。不管怎样,喜欢就好了。同喜欢的还有那个某单位淘汰的电话机,2002年11月16日出厂的TCL。桌子底下的绿磁碟,一种裂纹磁,也非常好看,用来燃香或当烟缸,都不错。桌子边上的桃木棍子来自大觉寺,朋友送的。
    人有故事,东西也有。一样的无可考证。
    破家值万贯,原只为一件件付与多少情。


    Tag:家居
  • 后草园

    Oct 18, 2010

  • 心疼

    Oct 14, 2010

    今天秋游了,换了包包,却忘带钥匙了.在门口足等了一个小时.心疼中.
    我是个不合格的妈妈,看看时间差不多,往家打电话,居然没人接。给老师打电话,才知道早放了。纳闷中,才想起钥匙的事儿,往家冲的这个心急真是如焚烧一般。
    小花园里没有。
    开电梯的阿姨说没见到他。进了电梯后,阿姨才想起我儿找她借过手机,但她手机恰巧没钱了。没敢上到十四楼,直接在十层下了,以为会遇到他。
    正上楼梯,却只见某小儿铺张了一地,把楼梯当成了书房,大有等待的决心,也有等待的耐心。最搞笑的是,我从楼梯上来,看到他,叫了他,他看看我,说妈妈您回来了。我说嗯,他复低下了头看书。我站在那等他看书,大概十来分钟,他才又抬头,说:“妈妈,您咋不开门?”
    这是头一回。
    看起来,出门带书、无处不读书这一类家传毛病他也是养成了。


    Tag:育儿
  • 2010年10月14日

    Oct 14, 2010

    在北京,只要有一套房子,便足以证明你至少是百万富翁;即使房奴,你也算得上一位准百万富翁。公车上,地铁里,大街小巷,哪哪都是张百万李百万真百万假百万。
    Tag:杂谈
  • 过瘾

    Oct 13, 2010

    四十岁生日那天,心情异常低落,原本只想修剪一下,原来散乱的意志没经住理发店的轰炸骗诱,留了那么多年的长发付之一剪。开剪的一刻其实已经后悔了,但却没有制止。那时应该来得及吧?
    懊悔的日子很难过。
    忽而一天,网购点点点,点到了假发。似乎想都没想便结算了。
    以下是效果图。

    真是神经病。。
    Tag:情感
  • 及地长裙

    Oct 4, 2010


    粗布象粗粮一样,养人,也养神。手工布衣,在工业社会,竟渐成奢侈。中国古代民间的理想往往是绫罗绸缎,还乡最好衣锦,否则不算成功。有的老人听说儿子回家,千叮万嘱务必穿上西服,一样的道理。西方人更讲究穿着,不但寓意经济状况或社会地位,还代表品味与风格。各种品牌之所以繁盛,大概也是合了这样的心理学。
    于是我们都住在衣服里,每一套旧衣服里都有过一个灵魂,所以人死了,他的衣服也教人碜得慌。
    Tag:育儿
  • 再次白茫茫

    Oct 3, 2010

    拍得好不好,竟然看不出来,也不想去甄别。唯再次陷入困境,从聚到散,从色至空,从繁盛至式微,一滴一点,一丝一缕,依然教人心痛神伤。以前只知道讨厌王熙凤,现在竟学会了为她一叹。这才知道,我真是老了。
    相同的书,不同时期读,感觉自是不同,因为自己变了。同一部剧,隔几年重拍一回,或许也有意思。批判当下,那种固执,其实不过是怀旧,也是老了。

    Tag: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