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4月23日

    Apr 23, 2011

    夕阳中的夏威夷
    有人专门写文章歌颂夕阳中的夏威夷。夕阳中的一切都近似乡愁之美。是喜欢的男子转身离去。1秒钟后即是永远,象夜半的鬼影样一点点逼近,无路可逃。闭上眼,再睁开,便是从此以后。

    平安恶毒
    忙过这一阵浮躁,象逐渐抽干了水,深塘下的有些东西露了出来。野心见不得光。见了光的野心即是死期。鬼心眼多的人往往心虚。好在他们脸皮厚,常常平安安的活到死,永不虚度下一轮浑水。

    365里路
    春天早就来了。可到了四月中下旬,依然这么不冷不热。以为这一年的春天很长。而北京的春天一向短。短到近乎无春。今晚忽然唱起了365里路,从少年到白头。眼泪直掉。因为我在我不在的地方?





    Tag:情感
  • 为你而赋

    Apr 21, 2011

    似欠了一篇。欠就欠。
    为你而赋。
    这样的时日尚长久。
    对月而歌。
    一小哭。
    Tag:情感
  • 警告~

    Apr 18, 2011

    痛了小一个月。

    今天看了牙医。那颗牙横着从头裂到尾。

    仔细想了好久,才想起来是在广西吃海鲜时咯的。

    综合下医生的建议,只能拔掉它了。

    因此提请各位注意:

    海鲜虽好吃,入口须谨慎!
    疼ing!
    Tag:美食
  • 为你牙痛

    Apr 18, 2011

    拔or不拔?

    其实这哪是问题。只须等到明儿早起儿。

    下巴已然肿了。

    还有刀伤的食指。

    还有。

    心疼多是求来的。

    现在讲话真叫干崩脆。没有了长句的错落与不安。我是一枚贱神。

    为短句干杯。

    这颗无端而能的牙,是不是带着什么听不懂的警示?

    有人说,世上有两种事情不能自拔:一种是牙痛。

    另一种是爱情。

    你,能自拔吗?

     

    为你牙痛。

    不再为你心痛。

    Tag:牙痛 情感
  • 体制杀人

    Apr 17, 2011

    一个前电厂厂长。

    无错无过。

    为领导背黑锅。

    一贬再贬。

    好在工资没降。

    每天下班回家,他媳妇儿说他就坐在那发呆。

    以为得了胃病。

    后来查出是胰腺炎。

    久治不好。

    三周前查出胰腺癌。他不知道。

    昨晚忽然去世。

     

    Tag:育儿
  • 给神仙姐姐

    Apr 17, 2011

    终于有机会做贤妻和良母,切萝卜时手指却沾了刀光。不过大致归治清楚了。

    不定哪天又变了样。嘿。 

    受伤的左手食指。指甲都切到了,很吓人。
    “餐厅”——窗帘挂上了。
    卫生间的橙色。
    刘小儿的床头。
    刘小儿的书房跟卧室。
    我的书房跟客厅。
    去年的南瓜跟书。
    大床房。
    李老爷的书房
    Tag:家居
  • 2011年04月06日

    Apr 6, 2011

    南线阁39号院到白广路6号院。
    不远。
    却象走了三天的脚程。
    从哪里到哪里,是回家的路?
    手机找不着了,淹没在行李箱中。
    网络没有了。在别处。我不在服务区。
    孩子睡着了。
    忧心甲醛。
    手掌起了厚茧。
    洗衣机在银行卡里。
    陌生的菜市。
    陌生的24小时店。
    陌生的门。窗。厨房。我的床。
    找不着换洗衣服。
    看得到对面的窗。人影。
    他们看得到我吗?
    疑心自己身材不好。
    镜子蒙了灰,和尘。
    小狗总想下楼。
    他想回家么?
    他的家是一所房子。
    没有门牌号码。

    天气清明,粉红与鹅黄浸透了北半球。从南到北。
    但北京的清明向来少雨。他们不爱掉泪水。

    我也想祭祀。
    为这一颗浪人心。

    故乡的云。不是费翔唱的。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 它不停的向我召唤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 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归来吧 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踏著沉重的脚步 归乡路是那么漫长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 吹来故乡泥土的芳香
    归来吧 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我已是满怀疲惫 眼里是酸楚的泪
    那故乡的风 和故乡的云
    我曾经豪情万丈 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那故乡的风 和故乡的云
    为我抚平创伤
    Music
    Tag:情感
  •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a908040100qdkz.html
    Tag:
  • 2011年03月31日

    Mar 31, 2011

    下午在华贸的costacoffee。tq只爱苦咖啡。树莓冰茶象去年春天的雨水。完全不知什么味道。新光天地的厕所里有人补妆。月薪多少钱才能天天光顾那里的收银台?
    没有等到john。
    地铁1号线。大望路至西单。许久不坐,有舞台风。人群渺渺荡荡,遂道里广告荒诞。
    地铁出口依然有风。三两人游离,四五人看长安街,七八人匆匆而逝。我不知去哪个方向。站在那里好久。
    国网。华电。华能。等人。不见。过红绿灯。回头见一光头。
    郭老师的刮胡刀一定很辛苦。

    老虎老师停电数度。郭老师段子太多,太色,严重怀疑此人不在地球。
    杰生老师面有疲色。看到他的课程计划,听着众人调戏,忽觉此君最为害羞。大欢喜数度。认得再久的老友,原来也会有新感觉。
    john喝的什么酒?各种味道。
    神仙姐姐来了。爱陌生的初遇。想起纳兰词。
    发现赛罕娜的博客。和九宫格。
    上半场陪小男人。下半场陪老男人。梦中笑出声来,好久,李老爷汇报。醒时他还在看科幻片。一切都是科幻。
    欠稿债。但今晚无人追杀。
    我杀我。
    键盘之恋。
    早上在小男人床上捡到老男人的墨镜片。是为志。
    Tag:休闲
  •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a908040100qclu.html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