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得早,醒得早。精神这样好。
    钢院食堂的豆浆师傅懒死,直接袋装,不封口。刘小儿一进屋手忙脚乱,直接放桌上,全撒。他忘了。
    第一次买早餐。而且是主动。
    我的过敏症犯了,全身又肿又痒,见不得阳光。
    他自觉有照顾我的义务与责任。昨晚主动带色色下楼。小男主人俨然。事实也是。
    撒满豆浆的早上,我的心里甜丝丝的。
    两个人七手八脚拖地擦地。刘小儿顺便洗了马桶。一向嫌脏的。
    余下1碗豆浆。2张油饼。2枚鸡蛋。倒了两杯冷开水。
    刘小儿说要买充电电钻、铁锹和方便食品,存于房间各处,以防地震等突发灾难。难道小朋友有什么不祥预感?!再或者只是杞人忧天?!再说深一点,这孩子太缺乏安全感了?!
    不到六点起床。其实已经没什么课,半天的时间看的全是自己带的课外书。暑假作业还没有发。
    刘小儿说,早起只是不急不躁的一个方面,同时也得提高效率。
    一向磨蹭的小男孩。
    他长大了。



    Tag:育儿
  • 未完待续。
    Tag:育儿
  • 告别。

    Jul 12, 2011

    家门口的剪饼店,今天正式告别。

    原因:
    1,刘小儿发现他们洗锅的水永远不换;
    2,我发现了放在电视柜后面的油壶。很明显,地沟油。

    可是,那么好吃的剪饼,以及看起来过于美好清秀的女老板。
    Tag:美食
  • 念叨。

    Jul 11, 2011

    刘小儿念叨了一夜。
    早起上学还在问:“xx今天回来吗?”

    小朋友的心伤不起。

    妹妹昨晚来做了晚饭。

    过敏。感冒。希望快一点好。



    Tag:情感
  •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a9080401017vmk.html
    Tag:
  • 白广路仲夏梦。

    Jul 4, 2011

    • 梦见无人理会。这么怕没人理?

      梦见和一男两女进包间吃饭。回头看见浑河夏夜。可我只见过沈阳的冬天。
      梦见过桥。先下绝壁,再走河面的通道。步步肝颤。
      梦见家里进水了,原来扯的乱麻麻的电线掉在了水中。我得去关,冒着触电的危险。
      最近睡得多。躺下即着,梦乱如麻。老了觉多?睡着睡着就死了?不大对吧。婴儿才觉多。
      不想解梦了。以前那么喜欢。
      穷算命,富烧香。总以为梦是一种预言或寓言,赶着想揭开谜底。但现在不想了。梦就是梦。啥都不是。

      右胳膊疼得厉害。疼了小一月了,和刘小儿同学家长打羽毛球累的,可能拉伤了。索性买了羽毛球拍子,不能白疼这一回。
      这两天,总盯着胳膊发椤。有两个圆点,前些天烧菜时热油溅的,象两个棕色的雀斑。但今天象要退皮儿了。
      曼可顿的黄金堡brioche,吃上瘾了。
      荒诞感异常强烈。

      这几天犯造句病。比如。
      如果爸爸还在,我会邀请他去西藏。
      如果爸爸还在,我绝对不惹他生气。
      如果爸爸还在,我会天天带着他爱吃的去看他。
      如果爸爸还在,我还会给他剪脚指甲。他的脚指甲又厚又硬。
      如果爸爸还在,我一定找个他喜欢的女婿。
      如果爸爸还在。
    Tag:情感
  • 十字路口。

    Jul 3, 2011

    你在那儿吗?
    大妹画了一个圈,留了一个口子,朝向东南。
    她说:“你们说,爸会来吗?”
    三妹说:“给你送钱来了。。。。现在你多有钱呵。。。”想起有一年刘小儿说:“姥爷现在肯定在天堂的取款机边。”
    是呵,他现在多有钱。
    你现在幸福吗?

    大妹载着你跑了一天。她很想你坐一回她的车。终于坐了一回,感觉怎么样,你这死老头子?!

    为什么我这么象你?这是你给我的财富还是惩罚?!

    好久不见了,死老头。

    我很想你。

    生日快乐!

    4岁了。
    Tag:情感
  • 夏天。

    Jul 3, 2011

    头发一天天地长长,人也一天天蔫干。
    冲动是恶魔。但却是真性情,不计后果。口对口,心对心,在这里没有了。
    个是个吧就。

    今天购物二则。
    1、给刘小儿的冰眼袋。10块。


    2、给我的蓝发卡。13块。


    Tag:情感
  • 该走开了。

    Jul 2, 2011

    其实有些事说不清楚。象有些感觉。
    厌恶那些不光明正大的。一切。
    多少年的努力收效甚微。算啦。一旦学会放弃,大概是什么都可以放弃的吧。
    无可留念多少有点恐怖。
    Tag:情感
  • 有个人

    Jun 27, 2011

    过往
    有个人的id叫“当时我震惊了”。在新浪微博上。今天傍晚,站在阳台上,我也震惊了,右侧脑袋翁的一声,象什么东西砸过来,一瞬之间,无数的过往回到脸前。想那些吊兰一定也哭了。

    麦兜的故事
    刘小儿看麦兜响丁当,哭得泪人一般。连看了两遍,哭了两遍。他今天的作文又得了一类,29分。应该高兴才是,我的儿。

    夏天
    长长的夜,这么短促。象早晨的时钟乱了阵脚,一瞬间的忽然里,半个钟消失殆尽。又象那晚的西山上,看山人一声大吼,路上的人乱了阵脚,惊恐中其实现了原形。但有人弱视,原以为只有相见欢。

    怀疑
    越来越怀疑自己的眼光,与判断力。以为是包容,原来只是各种懒得搭理。不禁开始怀疑人生,或者其他。其实多余。睡着时的惊醒,和忽然走近的恐惧,已经明目张胆了吧。

    考试
    因为爱而引生的卑微,其实多么不值。我的数学一天天好了起来,可惜不再考试。一向喜欢考试第一的。

    生日礼物
    “想要什么礼物?”19号儿子生日,当时都忙,只吃了饭,礼物没有。“不要礼物。”刘小儿趴在床上正看ipad里的麦兜响丁当。“为什么?”“我要你们的爱,这是最好的礼物。”抬头看我一眼,他又说:“钱买不到爱。”这话有抽人耳瓜子的效果。

    早三则
    • 网购象不要钱似的。三套麦兜,几百块没了。但愿能早点送货。
    • 无债一身轻。窗外的鸟儿已经醒了。想念昨晚的梦,醒了梦,梦了醒,一整夜如同一部连续剧。看起来更年期快到时,梦也会升级。
    • 想念小布丁。还有,雀巢出的一种小白包子似的冷饮。
    Tag: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