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ve over and move on

    Feb 20, 2010

    WW told me two new words,move over and move on.If he do not love u,then let it go.It means move over.And,u r yourself,so u do.It means move on.

    Now, I am here.Winter will be gone,Spring is coming. They belong to me.I would like to learnning loving myself.Yes, it is right.



       Trust that i am beautiful,haha.And u,do u think so?!

     

    Tag:杂谈

  • 逛五道口华联有一个重大发现,不同地域的华联风格迥异。五道口不同于上地,上地也不同于回龙观。或者燕莎、蓝岛、翠微等也类似。平时不大逛街,过年这阵子陪家人四处扫店,才有了这一发现,想必专业人士早就明细。地域差异可能不奇怪,大众消费者被商业界想当然的人以群分,如同他们将消费品细分一模样。不管什么时代,全球一体化不过是一种心理暗示,因为人群太容易接受。

    FJX和贺老师倒是风采依然,大概两年没见。潘家园和鲁谷依然远在天边,但也一如既往近在眼前。石景山一直在脑海。这几天,李先生的传奇听得太多,有的地方不过是一个传说中的地名。如同两个人扯一段橡皮筋,不肯放手的肯定受伤较重。

    城铁象蛇行,弯弯绕绕围住了一座城。它不到的地方住着我的爱人,想必那里冰天雪地,沉默不语,蜇伏着荒凉一片,如同悯然的风飘飘,云端没有锦书的缠绵。或许今天风有点大,吹散了仅存的思念。大钟寺默念着无语的一丝恍惚,因为没有留睡的美梦,晨钟提前。

    桥墩太冰凉,坚固得有点不近人情。那儿不可久站,冻僵的不止是时间。依旧冬寒,象没有回复的无线电,空空的电波一阵阵枉费心机。渴了,饿了,困了,乏了,无人问一声惦念。空无一人的房,温暖寂寞的床,疯长的绿萝无人赏。

    窗帘外的西山景,兀自绵延着地平线。冬天没有火烧云。

    从五道口到上地,不过五分钟的时间。从上地到苹果园呢?还有没有有心人去计算?你到复兴门我开始摘菜,你到五道口时我的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等到上地时最后一道菜刚好装满了盘。这幸福而惆怅的一个半钟点,从此消失在漫长的城市铁轨线?!

     我们不过是他们的过客。

  • 学习仙女好榜样

    Feb 15, 2010

    远远看过去,十三陵水库成了一大片冻湖,三三两两的人走在湖面上。转过去不多久,便看到某处山壁上天池两个小红字,墨迹干透了,渗入了山石。恍恍然想起一个人,穿云破雾般一阵空穴来风,白茫茫没有着落处。

    大年初二开车跑到昌平的疯子很多,只目的可能各不相同。妈妈念叨着哪天再专门来一回,她想去看定陵下面的地宫,因为好奇那底下有一座十八层地狱的传说。路过白浮,我倒想起纳兰容若和傅山的字。

    远处的柳条枝看起来黄蓬蓬的,似有思春的迹象。都说这个冬天有点寒,我不大出门,也没有大感觉,但眼看着也要过去了。这句话仿佛有点哲味,深想了不免滑稽,想起过去年画里常有的七仙女思凡图。

    羡慕凡间的仙女通常比较另类,至少不安份,是偷情偷得最感天动地的一族。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她们的一夜情相当于人间的半年,算起来比较合算。但不管多么合算,也还是一夜情,违拧不过天条,时间到了还得乖乖飞天。

    中国有许多类似的小传说,比如以身相许前来报恩的小狐狸仙,趁人不注意才出来做家务的蚌珠精。我有一段情,报了就报了,相当于爱了就爱了,结果是完了也就完了。情缘未了,飞蛾投火一样去了;了了,华丽一转身,挥一挥衣袖,走了便走了。

    美艳的成份多过哀愁,干净,也干脆,是现代女人学习的好榜样。

  • 能饮一杯无?

    Feb 15, 2010





    《问刘十九》
     唐·白居易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年初二,一位上海朋友发来白居易的这首小诗。倒想起年货里有一种古越龙山的红泥酒瓶,一直没有打开。外出的家人明天将返京,或许适时会有品尝的快乐。

        蛇龙珠已经下去了一半。醉过的人才刚刚醒。

     

    Tag:杂谈
  • 谁是谁的传奇

    Feb 15, 2010

    相遇的时候总是欢喜,道别的时候总是伤感。类似的情景估计和人类历史一样漫长,为此而多愁善感多少有点愚蠢,因为几千年都看不开想不通。如果十里长亭的确太折磨人,为何不可以一而再地挥手告别?我赞成索性将每一次分别视为永决。比较干脆些。写这篇时大年初一刚过,2月14日也刚过去不足一个钟。
        王菲传奇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边
            你是我的神话,我是你的传奇。
    Tag:杂谈
  • 这一天

    Feb 11, 2010

    今天一天,祖孙三代在家,类似一窝狗。妈妈、我和小妹的三岁女儿都属狗。小丫头前天刚满三周,一家人谁属什么特别门清。她妈不在家,她也不闹,一人玩,有时叫我只是为了帮着解决个具体问题,比如帮她打僵尸。

    小姑娘不大和人讲话,爱和她自己讲话,是一个有点异类的小话痨,也和小老鼠对话。小老鼠两夫妻生了六只小肉肉鼠,眼睛还未睁开。大人凑近了看,想扒开木头花子看仔细,小姑娘偏不让。她把他们的房子放在她的桌子上,除了睡着,一直守着。

     

    Tag:育儿
  • 巴黎。九岁的伊莉萨和她妈妈从中国城搬过来的那天,新邻居、老头朱利安收到一个小小的包裹,一只毛毛虫。没几天,它们羽化成了蝴蝶。伊莉萨的妈妈是个单亲妈妈,不知道每天在忙些什么,经常忘了去接放学的女儿。她只好在公共电话亭边的长椅或附近的咖啡馆等待。有一回,她在咖啡馆又等了多一个小时。来用餐的朱利安把她带回了家。可是她的好奇心太重了,打开了朱利安的密室——阳光满屋的小丛林,飞舞着无数美丽的蝴蝶。气愤的朱利安把她赶了出去。
    朱利安要去远方的山里,寻找一种名叫伊莉莎白的大蝴蝶,伊莉萨偷听到了他的这个计划。刚把家里安排给邻居老太太,伊莉萨却怎么也等不到她的母亲,她一夜没回。无奈之下,朱利安只好带着非要一起去的伊莉萨上了路。
    所有最美妙、最温暖的对话和情节都发生在这美妙的旅途当中。
    伊莉萨的母亲原来是在情人家里睡着了,醒了之后她疯狂地寻找女儿,女儿丢失的消息甚至登了报纸。可是他们还在寻找那只叫伊丽莎白的蝴蝶,大山里他的手机没有信号。一天黄昏,它终于出现了。可却被兴奋的伊莉萨弄跑了。朱利安喝斥了她,自责的伊莉萨不肯回到帐蓬睡觉。朱利安以为她一会就会回来,一个人睡着了,不料次日清晨才发现她掉了一个山洞。
    伊莉萨的母亲和警察们救出了伊莉萨,老头也被以绑匪的嫌疑送进了警察局。事情很快说清楚了,朱利安成了这对母女的好朋友。朱利安这才知道,这位年轻的母亲怀上伊莉萨之后,伊莉萨的父亲便已经去向不明,被家人赶了出来。生活的辛酸给了她巨大的压力,以至于她都不会向最爱的女儿表达爱意。“我以为她知道我爱她?”她说。“如果她知道,我们为什么还要做这件事呢?”朱利安说。
    带回来的伊丽莎白正在羽化,老头和小姑娘一眼不眨地盯着毛毛虫,它从虫卵中慢慢地出来,上了一个树枝,变成了一只美丽的大蝴蝶。朱利安告诉伊莉萨,它的一生只有一天一夜。为了给它自由,他们一起送它飞向了无边的夜空。伊莉萨说:“伊丽莎白会去找谁呢?”朱利安说:“去找她正在寻找的人。”
    朱利安问伊莉萨:“你妈妈叫什么名字?”伊利萨学着当初问朱利安名字时他的口气说:“我没有告诉过你吗?她的名字是伊丽莎白。”

        非常简单、干净、但却异常美好的故事。前面的铺陈给人平淡与静好,后面的转合才骤然给人以巨大而深层的感动。酷爱自然的朱利安找到了他热爱的大蝴蝶,可爱而孤独的小伊莉萨则唤醒了母亲的爱。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Q3NTMxMzI4/v.swf
  • 最后的KAHLUA

    Feb 6, 2010

    放了快一年的KAHLUA终于拿了出来,好在是酒,不那么容易放坏。发过酵,相当于经过一番历炼,保质期反而延长。没有咖啡,只加了点牛奶,味道刚刚好,醇美香甜,只一小杯,微醺如约而至。酒是一位姐姐的赠送,所以不能算买醉。买醉不是什么好词,形同堕落。堕落也不是不好,如果接受不了后果,堕而不落或许是较好的选择,例如今晚的微醺。能接受后果的,太过悲怆。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黑莓貌似坏掉,不声不响。象夜班出租汽车司机,看到的常常是寂寥的街道,稀疏的对白,偶尔上车的人总怀疑他们象来历不明的鬼魅。那些不言语的QQ头像,个个象极了挂在告别室的遗像。过去的对白,只活在消息记录里,不管看多少遍,页页不过是遗言。
    WW说,受伤的女人最脆弱,她们往往会成为酒吧夜店的买醉客,也往往给人乘虚而入。或许故意给人当上,不过想泡走一些不悦,泡出一点喜悦。可我喜欢写字。女人可能天生絮叨,会写字的女人尤甚。庆幸的一点是,她们的方式不过是文字,想看就看,不想看的完全可以看不着。一向佩服倾听者的那一份耐心。所以很怕自己变成话痨,愿意一天天的写了出来,不过是怕招人烦。
    最后的夜晚格外清亮,月色刚刚好,象奶茶一般的KAHLUA。还剩了最后一口,味蕾之间隐约有了一丝喜感的味道。



  • ——致某

    一个人,喧嚣而寂寞,欢颜曾经沧海。
    一群人,沉默而高贵,脚步的远方踏歌而来。
    一条路,在季节的轮回中更换着黑白。
    一个尽头,再另一个尽头的缤纷中,从不徘徊。
    浩天的长风,以及脚下几万里的伸延,不过十年朝朝暮暮的雾霭。
    那些火树银花的心扉动荡,一直在无声无息中绽放着掌声的不衰。
    或也曾举棋不定,一任苍茫的手势,在岁月轮回的歌唱中恣放情怀。
    或也曾痴心妄想,一任传奇的谣言,在渐行渐远的背影中痴情等待。
    如同那天姑娘们的裙摆,在流苏的妖娆中随随便便。
    如同那天小伙子们的谈笑之间,一任你争我夺的战场不断的灰飞烟灭。
    是的,我们,是从不肯歇脚的背包客,没有什么可以成为我们追梦的障碍。
    或许我们不过是太阳风暴中不起眼的尘埃,而他们,永远也无法懂得,我们穿越今天的未来。
    于是他们说,我们是只管朝前走的背包客,或许的确这不是意外。
    然而,10年前吹来的风弥漫着假装漠不关心的未来,我们怎能,让我们的一生付予青春的不再。
    我们的渴望,如同我们的背影,永远是掠夺者空前绝后的失败。
    他们终会在我们的笑与泪中明白,这一群,永远在路上的背包客,饱涵着一座城市以及一个产业的永恒情爱;
    或许只有我们自己心直口快,因为在我们潮湿的眼晴里,狂妄的梦想从来都如此的明明白白!
    致,我挚爱的战友,甘苦与共的兄弟团!

  • 小关怀

    Feb 3, 2010



        这三个字,我很喜欢,比“我爱你”好。有点象绵密的麦芒,直接扎进最脆弱的眼睛,躲闪之间,转眼起了云翳。比如知道你喜欢吃巧克力,巴巴地买回来,却假装无所谓,随意放在人能看到的地方。你一直不睡,人也在机器上流连,只等到支持不住,才悄悄地上了床。你睡不醒,人便悄悄地起来,弄点吃的,不声不响似等非等。这一类都能统称为小关怀。平淡,甚至有点小冷,但终究还是关怀。须细细品味,才发现之间的细若游丝的淡淡甜。

    我们看似活在大世界中,事实上可能也确实是,但往心内望一望,最终还是活在身边的小细节当中。大事情做起来响荡荡,感触也兀自的放大,但过后总不免感觉到虚无缥缈,因为太大,不容易抓得住。倘若大当中有些小有趣的细节,那么说道起来也才似乎更加津津有滋味。一顿法式大餐饕餮之后,印象最深的却有可能是一道小点上俏皮的红樱桃,或者大盘子边上的一朵小萝卜花。

    享受小关怀的人并非主角,主角是那位给予者,有点象无名英雄。足够体贴和细心才做得到,但往往因之小,较不容易体味到。象工作时有人悄没声放在桌角的一杯水,不过一杯白水。满脑满心忙着做大事,常常顾不上,四目都很不容易相撞。情人之间的火花往往需要电光火石般的效果,人人向往之,却忽略了身边。

    有点象青鸟的故事。走了千山万水,历尽艰难寻找的小幸福鸟,其实一直停在家门口的枝头。天天听它歌唱,听惯了,倒听不见了似的。

    然而现实中的人往往如此。看不见谁给自己叠的衣服,穿的时候它在那,有点过于自然。也看不到买菜时的犹疑,因为不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欢吃这样菜。半夜醒来,有人问你渴不渴。睡得迷迷糊糊的人,一大口自顾饮牛一样下去了,哪顾得上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情,伸出手递过杯子,碰到的手也不会觉得触了电,只想快快再躺下去,赶紧回到梦里。

    不过多数人都还讲点小良心,那些享受过的小关怀,不会那么轻易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