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女呀

    Jul 27, 2010

    注:照片PS过,且名花有主.如有人爱,后果自负!

    Tag:娱乐
  • 牛三斤和吕桂花

    Jul 27, 2010

    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儿叫吕桂花,吕桂花让问一问,最近你还回来吗?

    昨晚听了好久.

    甜蜜又沧凉.

    Tag:情感
  • 忽然之间

    Jul 27, 2010

    忽然想念二十年前的五道口,地大北门的外贸服装摊,语院南门的酒吧街,清华北门的桂林米粉,矿院外四川老太的凉面,还有,还有,余清平的吉他班,北航的食堂,钢院的大饭厅舞会......
    Tag:情感
  • 忘不了。

    Jul 20, 2010

    旧时欢颜色,执手放手间。

    现代人脚步匆匆,忘性又大,旧情常常不见得真是复炽。对于感情这回事,温故而知新的情形并不多见,镜破难圆有它的道理。真在一起,多半因为隐情的无奈,或者实在没有别的好选。

    有的人或许也只是嘴上说一说,知道女人喜欢听。女人当然也清楚,听一耳朵也就得了,当不得真。

     



    Tag:文化
  • 风又吹

    Jul 16, 2010



    风吹过树梢中提到的那棵榆树,以为永不再相见的,原来一直在那,只不过可能挪动了几米远,现在站在中国国电集团的西大门口。

    虽然相见何必曾相识,但遇到以为失去了的,总还有些许的喜悦。只多了点沧桑。

    Tag:旅游
  • 疼痛优雅

    Jul 14, 2010

    再读麦田。那样的反叛与守望,只觉遥远。一点微伤。可,忽然之间,我的疼痛仿佛优雅了起来。
    Tag:文化
  • 录梦机有唔

    Jul 12, 2010

    有发明录梦机的没,麻烦吱一声儿。
    Tag:杂谈
  • Jul 6, 2010

    晚上梦到爸爸了。他乐呵呵的,在他的好朋友家里吃饭。我觉得很奇怪,因为纳闷怎么好久没看到他了。好象比以前胖了似的,依旧满脸的胡茬,笑起来格外温情迷人。

    醒来才知是梦。

    这天是他的忌日。

    真的有灵魂吗?

    Tag:情感
  • 1\《夏济安日记》:等上课铃打,我进教室,朦胧只见一位女生,原来就是她。她说上次作文没写名字,我说知道了。她声音很低,听不出是哪里口音。那时又有别的同学进来,我只含笑再问一句:“你怎么还记得没有写名字?”她的课卷未写名字,那天我就发觉。昨天已替她补上了,想发下去让她惊奇一下。from 鹦鹉史航

    2\《夏济安日记》:很奇怪的,她总是不敢望我。今天做作文,她伏案捷书的时候,我细细的端详了一下,觉得她的鼻子和面部轮廓,真是美得无可比较。她的座位上是在阳光下,我有时站的地位,把阳光遮住,我的头的影子,恰巧和她的脸庞接触,她不知觉得不觉得?from 鹦鹉史航

    3\《夏济安日记》:等上课铃打,我进教室,朦胧只见一位女生,原来就是她。她说上次作文没写名字,我说知道了。她声音很低,听不出是哪里口音。那时又有别的同学进来,我只含笑再问一句:“你怎么还记得没有写名字?”她的课卷未写名字,那天我就发觉。昨天已替她补上了,想发下去让她惊奇一下。from 鹦鹉史航

    4\辽宁教育的新世纪万有文库,收了《夏济安日记》,我总是读来读去。他是夏志清之兄,去世还不到天命之年。这日记是他而立时写的,记着一段无望的师生恋。日记本扉页录了憨山和尚的诗:“世界光如水月,身心皎若琉璃。但见冰消涧底,不知春上花枝。”可见,作者对世间是犹存指望的。from 鹦鹉史航

    5\年轻时我们放弃,以为那只是一段感情,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一生 。from 米师奈

    6\最美好的爱情,都是朴素的,都要回到生活的本真状态。通常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碰到婚姻就失败的爱情,大概算不上真正的爱情。情,总是在琐事中,在一点一滴或大起大落的欢欣与磨难中共同积累的。三毛说:爱情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数钱、睡觉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里,是不容易天长地久.from爱情专家贝贝

    7\:“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from 三毛

    Tag:文化
  • 鬼打架

    Jun 22, 2010

    哄peter睡觉,自己也总着,一直搞不清他先着还是我先着,也奇怪,从来没向peter求证过。

    昨晚又是一例。不过做了恶梦。

    深夜,很黑,象黑色那么黑的夜,peter和我站在那,他紧紧挨着我,我紧紧抱着他的小身体。因为不远处仿佛有一些火苗,很鬼魅。

    果然,来了一个女鬼,很老,黑长衣,但头上身上花花绿绿挂着奇怪的东西。她走过来,一阵凉气过来。peter下意识抱紧我,躲在我身后。我大叫着,赶她走。但她居然走上来了,我打她,她和我对打。怕得要死,但眼睛一闭,一阵乱抓。

    突然意识到这是梦,努力放大动作,以为这样可以醒来。但不知为什么,怎么动都醒不了。

    终于醒了。浑身凛凛地凉。

    是不是最近太累了?体力透支得厉害?

    身体出啥问题了?这是征兆?

     

     

    Tag: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