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板城烧我心

    Mar 28, 2011

    有山有水有坟头。说的是昌平。从没这样爱过一个地方。直说起那儿曾经有过的恋情,亦觉得遥远,似他人的一段情,于己无干似的。因为有他?
    早上的昌平是一种绵延。云彩欢喜着他们,不离也不弃,在山的身边流连。其实也有风,但风也慢了,怕吹散了他们的恋情。
    板城烧上来的时候,如一味如醇酒的微笑。饮。那些劝酒的声音,其实不是他们说的,是我对我说的。酒量是一种借口,口对心的茫然,心对眼的默读。就那么醉了。哭。睡。
    别人听不懂我的哭声。以为你能。
    睡是死,梦是前生,或者来世。醒是再生,还是回到前世呢?这令我有些许的疑惑,生生死死纠缠得更加不清不楚。但这很假。假当真,或真作假,都是一种欺骗。如果是这样,那就骗下自己,让梦做完,让自己踏实一点。就一点。如刀锋扎在手指尖,只一滴血,山河便已大变。
    想起窦唯的一只歌,人心与情牵。板城烧着我的心,五味打了个底掉的翻,肠子纠缠成乱线团,再也扯不清,理不顺。
    由他去吧。
    今天看到一句话:有胆量,别谈恋爱,直接结婚;有本事,别爱太久,就一百年。
    有人做到了前半句。
    期待下半句。50年也成。
    Tag:情感
  • 免费海风

    Mar 26, 2011

    3月24日

    阳光晴好,天很蓝,微风拂面。想起一只歌,和吻有关。飞了好久,以至于飞过了晴天,于是遇到了阴天的北海。阴天的海也还是海,依然欢喜。唯可惜房间背海,但窗户大开,海风免费。

    3月25日

    想他。想到心疼,比最疼还疼。以为他是一把刀,直扎人心,血滴不停。人群是浮云。我在我不在的地方。这句话引用了一年,总不嫌多,直至忘记了谁的原创。是他为我写的诗句吗?

    那晚的酒不是酒,是一滴泪。

    半夜里做了各种梦。纠缠着爱与痛。其实与爱无关。我和我在一起,不哭。

    3月26日

    一杯牛奶,一杯苦咖啡,几片烤牛肉。一群人的早餐,一个人的窗外。香格里拉打开了通向海的后门,但那里只有他们的后花园,与海之间竖有一道隔墙。海在墙外边,风很大很远,从十万里之外吹过来。离家五百里,有个男人在百度上歌唱。

    以为是想家,其实不是。

    北海的银滩是天下第一吗?不是怀疑它是否得甲,而是完全没有比较,所见有限。以为海就是海,没的可比。至于滩,屋顶的乌。他是爱人。喜欢一定是全部。

    北海的老街在建筑之外,珍珠或者砭石、玳帽或者人群,是生在那里的路人甲。窄长而深邃的摸乳巷,色彩斑驳之前,流离着的暧昧一定隐身着各种规格的悲情小说。站在那里,如同迷失于他的眼神。道光年间深藏着失足者不堪的欢喜缘。手和手纠缠,脚与脚合拢,唇齿相依。他蓄起了须,每一口吻都是别离。镜子知道了太多的秘密,有人诅咒说:“你,迟早会碎裂。”

    有照了千年不碎的镜子吗?

    掩上离开的门,房卡成了一首离情诗,文字说明书并不薄情。前台的面孔全世界一样,他们看惯了过路客的来来往往,每一次分别都是决别。

    候机厅和他们一样。通向飞机的栈桥也和他们一样。经过多少人,走过多少路,他们还是他们,生命轮回一回,他们生一回。一生再生,可总有些什么死了。比死还死些。

    不认得的乘客也是一种伴侣。不管同座了多么久,他们的冷漠或者热情,总还都慰藉了寂寞的旅程。爱陌生人,因为天生相忘于江湖的潇洒,不落一丝尘埃。真他妈的好。

    恨行李带。如同恨路,久久带不来想要的他。

    有人接机。很多人,爱着你的人,或恨着你的人。爱恨交加的人。

    3月27日

    抬头忽然看见一张惨白的脸。仔细一看是我的脸。房间里很黑,笔记本电脑屏幕的光打在脸上,象黑暗中漂浮的头颅。

    从北到南,从南到北。北海到北京,他们永远找得着北。

    只我迷失。

    有人还在餐厅观海。隔窗如隔世。









  • 暗疮

    Mar 21, 2011

    心底里的那些暗疮。。你们可以走了。

    再见。



  • 2时代

    Mar 16, 2011

    1、半夜里看从前写的文字,竟然不大认得。因为完全象在看别人的演出。我在哪里?死了又活了?!
    2、声明一下,我在我不在的地方。爱死这人生,要好好的活到死。给自己承诺下。
    3、去年的去年的去年的去年的。。。。多读几遍,听着象去他妈的去他妈的。骂人是痛快的事,我要学习骂人。
    4、严重怀疑我对我的诚意。
    5、想起小时候骑单车,个子太小,一只腿脚伸进三角架里,只能转半圈,咯噔咯噔完成了童年。有一回从高坡上冲下去,摔倒,一只腿的大拇指指甲盖登时掉了,只连着一线皮儿。痛是当然的。那是武汉的七月天,午后的大马路上四顾无人,烈日炎炎似火烧,受伤的小女孩子坐在太阳底下哭了好久。又象一直哭到现在。
    6、翠萍山。有这样的山名吗?没搜索过,也不愿意。如果有机会给某山命名,希望有人用这个。
    7、又想起七号门的事。有一次问那人,你最喜欢叫我什么,他想了一下,说:“叫你5加2。”随即坏笑。那一年,他22,我20。他实在没经验,忘了在7前加一个“前”字。每回接机,他都会在七号门等。
    年轻时都很2。
    Tag:情感
  • 闻鸡起哄

    Mar 12, 2011

    黎明前,楼下的南线阁街隐隐传上来女人的声音。汽车的车辙走过去,轧得铺路的钢板嘭嘭响,一阵接一阵。窗帘紧闭。窗外是世界,窗内也是世界,你我分明。

     

    早起登上某BBS,忽见人端座冬末雪坝之上,黑白措辞,色彩暧昧,异常完纯而寒冷。这才知每张照片都有温度,每张背后也都躲藏着一双不同的眼睛。摄影者是这个世界光明正大的偷窥者。

     

    又隐隐听到鸡叫,南城仅存的情趣。一声啼接着一声啼,这只尽责的公鸡会不会被人报警呢?噗,桌前镜中的人忽然笑出声来,吓了自己一跳。车声越来越密,钢板的声音不再是单曲,变了重奏。

     

    听不见很远很远处的海啸声,十几米的浪墙奔涌过了没有呢?小小地球有些激动,要重新整理山和水。

     

    楼下的女人终于请来了110,警察说要带走色色。李老爷说,明天去办个狗证吧,1000块钱一年。

     

    刘小儿让我搂着他睡。他说:“亲爱的妈妈,我要你抱着我,直睡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比我有过的所有情人都更甜蜜,温存,也靠谱些。

    忽想起那一日,他从那方走来,走近,挥挥手,笑眯眯地。成为心上人。叶三句。

     

    Tag:情感
  • 我在下河西

    Mar 11, 2011

    高速公路的速度。
    凋落的夕阳,“如好姑娘,我看着她沿途美丽,直到嫁给别人”(叶三句)。
    以为这个冬天最暖,因为一场遇见。那时候天色清朗,阳光细碎。
    临离开徐水时,大年即到,腊月二十九,街上时时有接年的炮仗声音,也有铺了一地的明黄与大红,迎着风的对联与门神,滚滚的市声。
    而路没有尽头,从白天直走到黑夜,再看不到路边的残雪,以及枯黄的树影,和遥远而神秘的各种城市与村庄。桔汁的味道一而再阵阵袭来。
    一路这么长呢,陌生的部分依然陌生。似所有交集的一刻,霎时的温暖如春。
    或许从此永生。象站在金色的河流边上,光芒一直闪烁,只在对岸。
    又到了下河西。
    瞬间只是痴呆一般,内心却已翻山越岭,天忽然大亮而花朵盛开。
    字里行间的岁月,从此有一个下河西,在那里。
    不等,不盼,不忧,不惧,只心生欢喜。
    Tag:情感
  • 各种喜欢

    Mar 10, 2011

    “你喜欢我吗?我喜欢你。”常常讲话太快,以至破坏了他美妙的刺激感。倘若再恋爱,定汲取教训。
    因何喜欢你?因为你满足了我对男人的全部幻想。
    喜欢常常不止于喜欢,而爱止于爱。希望爱我的人永远喜欢我,不爱时也喜欢。
    如果爱,怎么可能不落泪?!可如果常常为你落泪,是不是爱得不对?这问题根本没有答案。
    而你只是喜欢听我讲话,爱看我写的字。你不关心我的灵魂,也不关注我的身体。美的思想取悦于人,究竟不如美的身体叫你欢喜。各种恨。
    喜欢我说的话?还是喜欢我讲话的方式?再或者是讲话的样子?我快笑崩溃了,直笑出悲伤的泪水。
    自从遇见你,我的梦里再也没有情人了。可我愈发的寂寞起来。想来想去,你还是在我的梦里比较好。如果可能,请返回我的梦中。

    但我还是喜欢你。我是诸神中最贱的一位。

    Tag:情感
  • coming back

    Mar 3, 2011

    喜欢木心的一句话:“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搬来搬去,也大都因为这句。一向擅长找借口,这次的理由也很充分,新浪博客终于学精了一些。其实,我何尝在这里过。

    Tag:育儿
  • 这儿是天堂

    Oct 25, 2010

    和大老板一起去机场的路上居然睡着了。醒来时刚好过收费站,T3近在眼前。
    飞机晚点了一个小时,但我一点都不知道,因为醒的时候已经着地啦。
    接机的车东拐西拐,直到了之江饭店。杭州城里民宅很多,象一座座风格不同的别墅。也可能就是别墅。想起李老爷要挖地下室的事来,大乐。
    路过许多条梧桐树的街,据说这些都是老街。新街长着什么样的绿化树?这个丝毫不必担心,因为据说这儿是天堂。
    胡乱抹了一下,晚宴时间即到。色彩分明的是最后一道汤,南瓜板栗粥。南瓜碎成了泥糊粥,板栗切成了比花生还碎的小块,味道淡而微甜,象爱人清晨的轻吻。其实刚刚分开,但好象已经害了相思。
    另外还有鹅肝(莹以为是鸭肝),好吃得叫人又犯相思病,因为吃时的感觉象法式吻了。
    来了许多老外,甚至还有印度人。几个印度女人披着沙丽,但居然穿了牛仔裤,屁股肥厚却不难看,是稳妥而闷骚的性感。还戴着眼镜,穿着粗带子的凉鞋,肥厚黑漆的脚丫,美丽异常。
    晚上又收到来信,想想又回了。不过这次真的是永别。现在才知道什么叫不识抬举,向来不惮于想象善意,但现在却真的怀疑自己了。
    因为读来读去,倒仿佛让我看到了比当事人更真切的表白,直叫人更心甘情愿,也为之悸动。
    爱,原来不只在温暖当中,有时也在别人的恨中滋长。
    原来自己一直在天堂。
    爱,无论怎样都会在一起,吵也好,闹也罢。如果不爱,一定不会在一起。
    在一起,是比“我爱你”还要动人心弦的表达。


    Tag:育儿
  • 抱歉,杭州

    Oct 25, 2010

    十二万分的抱歉,杭州,我来了。

    Tag: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