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7月30日

    Jul 30, 2011

    一只烟攥了许久,直至散了。早起又想戒烟。才六点,阳台外的天已放光。

    一顿晚餐,一夜睡眠,一次出行,和孩子的对话,从态度到用词,甚至使用计算机的习惯,怎么称呼别人,一定都能看出些什么。有些明白,需要时间。也想无怨无悔,可惜有点难。

    梦见远行。坐在高高的山坡上,有人带来晚餐。他的车停在山下,唱一首情歌。没开口,先就笑了,露出八颗牙。梦里怎么会再没有他呢?梦中的喜悦也都是真的。醒来还在,似阳光明媚,照进心中。

    地湿,昨晚有雨。这个夏天的老天爷爱掉眼泪。或者爱撒尿。一路汪洋,从南京到武汉,从长沙到北京,从上海到温州。天灾挟着人祸,国殇连绵,民无以为安。似于已无关。不能深究,因为究到底,人人自危,吃饭睡觉不能踏实。不等大祸临头,见着自己的棺材,难以落泪。

    家里的事,别人的事,大到国家的世界的,桩桩都难辩是与非,无从罪与罚。一旦进入黑白状态,红和黑其实都一样。





    Tag:
  • 悲从中来。

    Jul 29, 2011

    许多老人和儿女在外地生活。有的退休金一年领一次。拿着某天的报纸拍张近照,用qq、email什么的发过去,财务部门这才把钱打入帐户。
    昨天弟媳妇说威海震了3次,震级倒不大,3点几四点几的样子。末了她说:“我现在每天都在混吃等死”。说到底人人如此。
    2011年7月23日晚8点多,南下的高铁d301追尾d3115,有的车厢甩下高高的铁路桥,有的车厢压扁了,死伤不知。实名制卖的票,铁道部却不肯出具名单,更不愿说出真相,甚至多一点点救援时间都不肯给。人,在权利和利益面前很渺小。
    稀松平常的一天,回家或者出差,即有可能丢掉性命。人人皆危,不敢多想下去。想的多了,恨国无方,恨人无良,恨已无力。似无活。
    早起买早餐,天忽然黑下来,乌云压着城,末日相。城中住着儿女、姊妹、母亲。心紧,腿软。走到家门口,一阵慌乱,鸡蛋掉在地下,幸而是熟的。怕天灾,更惧人祸。
    我说:“走吧,上班去了。”
    妹妹抬头看着我:“孩子们怎么办?”他们一向在家,一起玩儿的。可这刻听了这话,又一阵悲从中来。
    雨。
    一年,走在张公堤上,正要下来,堤下忽然暴雨,倾盆可形容的。堤上艳阳天。四小姐妹站在那里。
    三十几年过去了。似还在站在那里。
    那时总担心洪水。妹妹们都小,万一父母不在,洪水来了,我怎么救她们?父母在又怎样呢?
    怎么救得了她们?
    想了一辈子。




    Tag:动车 情感
  • 割裂。

    Jul 28, 2011

    这与那割裂。
    此与彼割裂。
    事实与思考割裂。
    工作与生活割裂。
    时间与地点割裂。

    我和我割裂。

    有时,统一令趋向更完美。
    但有时,割裂才更完美。

    为什么想到完美这两个字?而事实上,追求完美是一种幼稚。
    或许,每个完美主义者的心里,都驻守着一个判官,难以辩服的自己。

    执于一念是一种缺失。


    Tag:育儿
  • 爱雨天爱到不行。希望天天下雨,宁愿你不来。很少看天气预报,然而北京的这个夏天雨水很足。爱上这个夏天。跟白广路六号院。以及一杯叫竹叶青的茶,微苦,冷情,滋润了每一粒味蕾。
    刘小儿的气质很配南城的茶馆。

    微苦的清凉。象伤过心的爱情。想起叶三的形容,爱情似你生下的畸形儿,你得一路看着他长大,直到他死。

    精致的牙签盒子。喜欢这一味的中国人,在小事上下尽功夫。怡情至死。
    绿茶瓜子。颗颗味微苦而耐品。似你的眼神。想起那天你直视着我的眼睛。一生难再。
    小而静的茶艺馆,少有人来。名称叫做润茗雅筑。不知谁开的。
    竹叶青,头一回喝。头一杯微苦。然而希望每杯均苦。爱上他。
    转身离去的刘小儿。
    夜半归家。雨中的灯和车,休息是一种自在。白广路六号院的灯光似这般温暖如台灯。

  • 存照。

    Jul 17, 2011














    值得纪念的一次过敏。但愿终生难忘。可我一向好了伤忘记痛。
    Tag:情感
  • 那些花儿。

    Jul 17, 2011

    雨后。一切从良。
    院子。墙角。无人赏,亦盛放。又怎知无人赏?我们习惯了想当然。

    楼前。粉红是一种姿态。也是各种表情。
    刘小儿的夏季表情。






    刚从二姨家回来的刘小儿,说他们家有人气,自己家没有。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妈妈。
    Tag:情感
  • 应该。

    Jul 17, 2011

    难过得要死。却不哭出来。
    然而。可是。总还是应该哭一场的。意思一下?应个景?难道,吃多了泻药,眼泪当成稀屎拉干净了?!倒是瘦了不少。
    大概应该来的是笑场。
    过敏症却日渐好了起来。结了痂,微痒,可忍。
    重感冒也好了,只余下咳嗽。
    念慈庵不再有人冲给我喝。
    念这一点好。谢谢。

    抑或,该哭的不是我。

    想起一只歌,翻译一下:二到尽头,浑身难受。

    怪不得病了。且是重病。

    Tag:情感
  • 告别。

    Jul 12, 2011

    家门口的剪饼店,今天正式告别。

    原因:
    1,刘小儿发现他们洗锅的水永远不换;
    2,我发现了放在电视柜后面的油壶。很明显,地沟油。

    可是,那么好吃的剪饼,以及看起来过于美好清秀的女老板。
    Tag:美食
  • 念叨。

    Jul 11, 2011

    刘小儿念叨了一夜。
    早起上学还在问:“xx今天回来吗?”

    小朋友的心伤不起。

    妹妹昨晚来做了晚饭。

    过敏。感冒。希望快一点好。



    Tag:情感
  • 白广路仲夏梦。

    Jul 4, 2011

    • 梦见无人理会。这么怕没人理?

      梦见和一男两女进包间吃饭。回头看见浑河夏夜。可我只见过沈阳的冬天。
      梦见过桥。先下绝壁,再走河面的通道。步步肝颤。
      梦见家里进水了,原来扯的乱麻麻的电线掉在了水中。我得去关,冒着触电的危险。
      最近睡得多。躺下即着,梦乱如麻。老了觉多?睡着睡着就死了?不大对吧。婴儿才觉多。
      不想解梦了。以前那么喜欢。
      穷算命,富烧香。总以为梦是一种预言或寓言,赶着想揭开谜底。但现在不想了。梦就是梦。啥都不是。

      右胳膊疼得厉害。疼了小一月了,和刘小儿同学家长打羽毛球累的,可能拉伤了。索性买了羽毛球拍子,不能白疼这一回。
      这两天,总盯着胳膊发椤。有两个圆点,前些天烧菜时热油溅的,象两个棕色的雀斑。但今天象要退皮儿了。
      曼可顿的黄金堡brioche,吃上瘾了。
      荒诞感异常强烈。

      这几天犯造句病。比如。
      如果爸爸还在,我会邀请他去西藏。
      如果爸爸还在,我绝对不惹他生气。
      如果爸爸还在,我会天天带着他爱吃的去看他。
      如果爸爸还在,我还会给他剪脚指甲。他的脚指甲又厚又硬。
      如果爸爸还在,我一定找个他喜欢的女婿。
      如果爸爸还在。
    Tag:情感